情欲美人皮

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,

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……

1.

我叫王不留,地道东北人。

一个月前我还在天桥底下靠着偷来的半本《风水命局》摆摊算命。

如今我却在飞往芭提雅的飞机上听徐胖子瞎侃。

徐胖子本名徐森,人长得白白胖胖,戴着副金丝眼镜,看着憨厚老实,是个自来熟,跟谁都能搭上话。

刚上飞机的时候,他趁机塞给我一本小黄书,让我解闷。

白花花的大屁股,晃得我眼睛疼。

把杂志推还给他,我顺势跟徐森聊了起来。

我没好意思跟他说我是因为城管严打,实在混不下了才听信黑中介的话,来泰国打工。只说自己为了开开眼界。

徐森的表哥在曼谷开了家罐头加工厂,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大,赚了不少钱,厂里缺人手,指名了让徐森去帮忙。他便大言不惭的让我跟他混,我本来也没个着落,干脆就借坡下驴了。

徐森这货,好色爱玩女人,听到是去泰国,半路就绕道飞去芭提雅。

美名其曰,见见世面。

看到他笑得猥琐,我大概猜到这小子想干啥。

飞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随后缓缓降落在芭提雅国际机场。

准备起身时,我突然莫名打了个寒颤。

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回想起来,或许这是上天给我的警示。

就是这趟芭提雅之旅,让我深陷险境,差点有来无回。

到了芭提雅,已经是晚上。

徐森迫不及待的带着我来到芭提雅最繁华的「人妖红灯区」。

在泰国,正规公开的人妖表演是被官方允许的。眼前这家名叫「蒂芬妮」的,就是芭提雅最大最著名的人妖表演机构。

不过平常生意火爆的蒂芬妮,今天却一个客人都没有。

就连街边专门拉游客拍照的人妖公主都少了很多。

“不对啊,平时挤都挤不进去,今儿是怎么了?”徐森边嘀咕边东张西望,让我不要着急。

我急个屁啊!老子难道不是被你硬拉过来的吗!

心里翻个白眼,我觉得这孙子不靠谱,就想找理由开溜,扭头一看,他已经逮到个人问了起来。

随后那人接过徐森递过去的烟,点上满足的吸了一口,接着扭头就往旁边一条小道里钻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徐森拖着胳膊,急匆匆往拽前拽,小声对我说:“走,带你找艳遇去。”

这路,我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。

作为一个东北老爷们,18岁就出来混社会,啥场面没见过。

临行前我特地上网做了下攻略,上面提到不少发生在泰国的诡异事件,什么试衣间活人失踪案、不倒翁绑架案,还有寺庙婴儿藏尸案等等。

对了,有个贴吧里还挂着个求助帖子。

楼主自称是云南人,跟朋友来泰国做生意。无意中朋友邂逅了个漂亮女人,与她一夜春宵后,这女人竟然离奇死亡,变成了一张人皮。

朋友现在被当成变态杀人犯扣在警局,手头的钱都花光了,也没能出来。

楼主后面提醒网友,最近不要到泰国旅游,这里本来就不太平。

也别随便相信任何人,有可能你遇到的,根本不是人。

可能是这个故事太过老套了,帖子热度并不高,我当时瞄了一眼不是很在意。

不知为什么,今天却突然想起来了。

环顾四周,明明没走出闹市区多远,但是这里却半个人影都没有,安静得可怕。

那个人抽着烟,不急不慢走在前面,一路都没有回头,却好像什么都知道,始终都能够让我们跟上。

徐森此刻手上劲儿很大,他紧紧扯着我的胳膊,双眼死盯着前面那人,不时还笑出了声。

妈的,艳不艳遇不知道,要是被嘎了腰子,下半辈子真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铆足了劲,我挣脱开徐森的手,刚准备撒开脚丫子狂奔。

这时,那人在不远的一个拐弯处停了下来,转过身,朝我们的方向招了招手。

黑暗中,他手指间的烟忽明忽暗,与之伴随着的,还有前方隐约传来的人声。

这些似乎都在引诱着我们继续往前走。

好奇心作祟,我抬起脚,跟了上去。

2.

这是一家普通的旅馆,装修风格与那些芭提雅街边的旅店没有什么不同。

只是,现在这里挤满了人。

而且都是男人,看打扮,游客居多。他们正排着队,迫不及待地往里挤。

门口站着个人妖妈妈桑,人高马大,顶着大浓妆,一边刷着男人递过去的银行卡,一边示意两个黑人保镖放行。

原来,这里是个私人的人妖表演,难怪「蒂芬妮」那里没人,全都跑到这里来了。

要知道在泰国,只有经过报备,官方允许经营,才可以进行公开的人妖表演和收费。

人妖公主们的服务,仅限于走秀、拍照等,游客是不可以有过分的行为。

但是,还是有不少本地人,为了赚更多的钱,私下组织人妖进行大尺度的表演。甚至,为了满足一些客人的变态癖好,也提供一对一的性服务。

说实话,我并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,只是作为老王家五代单传,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,别说让我跟人妖发生关系,就是看他们那些畸形秀,都觉得接受不了。

看着门口一群眼冒精光,即将饿狼扑食的男人。

打扰了,三十六计,我还是先走为妙。

突然,我的两腿之间猛得一紧,小腹下有股暖流直充脑门。

低头往下看,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正握在我腿间那处,瞬间让它充血肿胀。

我呆立在原地。

眼神不由自主,顺着这角度飘过去。黑丝大长腿,紧身超短裙,裙子紧绷,勒着微微撅起来的屁股异常浑圆,胸脯高耸露出一大片,妖娆又性感。

好家伙,芭提雅的女人都这么直接的吗?

我的反应似乎在她的意料之中。她媚笑着故意靠近了点,得意的朝我吐了口烟圈。

从小就对烟味敏感的我,冷不丁被呛了一大口。好不容易缓过劲来,她已经等不及了,直接把我头往胸口按。

就是这么巧,这一抬眼,我看到了喉结……

你大爷的!老王家五代单传好少年,怎能屈服在人妖的淫威之下?

我强忍着冲动就要推开她,这人妖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估计觉得自己魅力受到质疑,一个跨步夹着我的胳膊就往旅馆方向走。

这一来一往挣扎间“嘶啦”一声,她的衣服被我撕下了一大块,露出了大片雪白的皮肤,隐约中还有个金色纹身,一闪而过。

就这一瞬间,我的注意力被它吸引住了。那应该是个很特别的纹身吧,内心升腾起一种渴望,我很想上前去看个清楚。

这回她倒是很配合,转过身把整个后背摆到我面前。即使这么近的距离,这个纹身依旧若隐若现,看不真切。

很奇怪,我不知道我怎么了,竟然会对一个纹身有兴趣,甚至于顾不上姿势有多猥琐,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它。

这是啥玩意?蝴蝶,还是……脑子里突然就像灌满了浆糊一样变得沉重起来,视线也开始模糊不清。

慢慢的,感觉有口气喘不上来,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。

这段时间狼狈和压力通通开始在身体里重新聚集起来。

我就像一个正在充气的气球,内心的膨胀感、燥热感加上喘不上气的窒息感,不行了,我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。

意识有点模糊不清,甚至还出现了一丝幻觉。

现在的我一定狼狈又好笑,我觉得所有人都在笑话我,笑我的自不量力,狼狈至极。只有她,只有刚才的那个人妖不会,她在配合我,她在引导我,她需要我。

脑子里有个温柔的声音在不停的怂恿着我,去吧,快去吧!

于是,我不由自主的跟着人妖一步步往前走,挤到了队伍前面。机械般掏出身上银行卡丢过去,伸腿快步迈进旅馆的大门。

那里面可是我全部的家当,但我一点都不心疼。身体里的压力和情绪极度想要释放,甚至于那种欲望也强烈起来,我迫不及待了。谁知,刚迈进右脚,猛的,身体就被一个人给拖开。好像是,徐森!

此时徐森就站在我面前,他的双眼通红,仿佛要把我吃了。赤裸着上身,裤子拉链都开了,力气大的吓人。我毫无防备,被他拖的一踉跄,摔在台阶上。

“明明是老子先来的,钱都给了,凭啥这小子先进去!”话还没说完,徐森抬脚就往我身上踹。这孙子!想踹死我啊!

火气一下子上来了,本就憋着一股子劲儿,这下找到了宣泄的出口。我像被点了火的炮仗,跳起来一拳砸向徐森。

那种拳头砸在肉体上的感觉,让我无比兴奋,每打一下,这种释放的快感就强烈一分。这个发现,太惊喜了。我早已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,忘记了现在身处哪里,忘记了自己是谁,甚至忘记了自己到底在做什么。

我骑在徐森身上,砸的更加卖力。

血腥味刺激着在场每个人,他们一哄而上,冲进了旅馆。

而我彻底疯了,虚胖的徐森毫无还手之力,我一拳一拳的砸向他,一拳、又一拳……

我是在呻吟中醒过来的。

艰难的睁开双眼,我发现,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,房间里空无一人。更悲催的是,我全身上下被剥个精光,呈大字型被皮拷锁在床头,简直就像一条躺在案板上任人宰割的死鱼,浑身无力,意识涣散。

周围此起彼伏的呻吟声,正在不断刺激我的耳膜。就算是身为男人,也让我面红耳赤的。

他妈的,这旅馆隔音也太差了吧!

从门口望出去,一排的房间,找了一圈,没看到徐森,该不会是被我打死了吧。

回想刚才发生的事,我突然觉得所有人都很不正常,包括徐森,和我。

但我没办法再想下去了,房间里始终弥漫着一股腥臭味,越来越重,熏得我直翻白眼。

这时,有个赤裸的人影走进了房间,转身关上了房门。

昏暗的灯光下,我看到她后背上一枚纹身,闪出亮光,栩栩如生,多么熟悉的纹身。

我的目光,再次停留在了它身上,好像纹身的大小跟刚才比大了许多,隐约间似乎占满了半个后背。这个人影一步步朝我靠近,径直趴在了我身上,恍惚间,我看到她后背的纹身活了,它正逐渐长大,慢慢蔓延到她的全身……

我坚持不住,再一次失去了意识,在闭上眼的最后一秒,那女人抬起了头。

我看到了什么?

一张干瘪的人脸,和一群盘旋的苍蝇……

3.

当我再次醒来,已经被带到了警察局里。

“你是怎么杀死了芭芭拉!”

我面前坐着两个泰国警察,其中一个正恶狠狠拍着桌子,用蹩脚的中文恐吓我。

我头昏脑涨,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。

芭芭拉是谁?我他妈根本不认识她!

整个身体就像是经历了重创,此刻,我四肢酸痛,太阳穴隐隐作痛,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怎么想不起来了!脑袋里仿佛有条神经被抽走了,只要用力回想,就钻心的疼,我现在就连说句话,都喘得不行。

你大爷得!老子我平常血气方刚吃嘛嘛香,扛着20斤大米上六楼,眉头都不带皱一下,今天就跟残废了一样,就我现在这样,还能杀人?我被人杀还差不多。

当我用尽吃奶的力气,又重复一遍不知道的时候。坐在对面的泰国警察不耐烦了,拿出一叠照片“啪”的甩在我脸上,我他么……正当我准备破口大骂的时候,眼神瞄到了散落在脚下的照片。

脑袋里轰的一声响起了炸雷,照片中我流着哈喇子打呼噜,身边苍蝇围绕,更恶心的是,我身上盖着一张血淋淋的人皮。

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,整个皮非常完整,像是自己脱落一般,五官轮廓清晰可辨,这长相可真眼熟啊!

警察告诉我,照片中的这张人皮,就是他们口中,被我杀死的人妖——“芭芭拉”。

原来,她叫芭芭拉啊!

思绪逐渐从混乱中清醒过来,当我看到照片中的内容,看到这张人皮时,我终于想起来了。

昨晚,我遇到了人生中最诡异的事情。我被一个人妖引诱了,在旅馆的房间里,在大床上,控制不住与她发生了什么,具体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呢?我低下头,看了看自己,幸好还穿了件小裤头。这些杀千刀的警察,连衣服都不让我穿,直接把我从床上拎到了警局。

不对,昨晚在旅馆那里的不止我一个啊!我想起了那些疯狂的男人,混乱的呻吟声,锁着我的房间,还有徐森。

我试图解释昨晚遇到的诡异事件,很可惜,并没有什么卵用。得!语言沟通是障碍,我无力的倒在椅子上。

那个旅馆到底是干嘛的?

那么多的男人,为什么都跟疯了一样?我在这里,那其他人呢?

还有那张人皮,那个叫芭芭拉的人妖,我明明被锁着,为什么一夜之间她就死了?

我还没来得及思考,这一脸串的问题。还是那个会点蹩脚中文的警察,出去了一会儿,给我带了套衣服。勉强凑合穿上,我才发现,他身后站着个中年男人,身穿囚服,胡子拉碴的。

更过分的是,他看到我,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去。

“兄弟!杀得好,我谢谢你!”

卧槽?这人是被关傻了吧。还有,我根本没有杀人!

我需要申辩!我需要翻译!我可以帮你们抓到凶手!

那一刻,我唯一的想法就是,不能被他们关进去。于是,冲着他们大声喊叫起来。中年男子听到了。

会蹩脚中文的警察也听到了,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,没动。

庆幸的是,中年男子经过同意,朝我走了过来。

“你好,我叫罗坤,中国人。”他微笑的跟我打招呼。

罗坤说,他是个商人,三个月前跟云南朋友一起过来做生意,无意中邂逅了个女人,本以为是场浪漫的艳遇,谁知道春宵一夜后,美女变成人皮。哪怕是花光钱财家底,也没能把自己从牢里捞出来。

现在,我被当成变态杀人犯抓了进来,他自然也就没事了!

听到这里,我又想起那个沉底的求助帖,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巧的事儿。美女变人皮,玩的是泰国版聊斋吧。

罗坤遇上了,我也遇上了。这件事,可绝对没那么简单。

“我怀疑,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仙人跳。专门找男性游客动手!”

我把昨天离奇经历,告诉了罗坤,同时告诉他我的怀疑。

因为,从昨晚进了那家「人妖旅馆」到现在,有个人,始终没有出现。

这个人就是,徐森!

带着我玩人妖,倒是挺积极的,真玩上出了事儿,这货人影没见着。

不过,昨晚那些男人的反应,也确实有些不正常,包括我自己。可具体哪里不对,我又说不上来。

罗坤把我的话,原封不动翻译给了那两个警察。很可惜,我的行李护照、各种证件都丢了,没办法证明自己。

最后,以「杀人嫌疑犯」的罪名,我暂时被关进了泰国监狱里。临走时候,我请求罗坤,务必帮我找到徐森。

罗坤答应了下来,让我放心。异国他乡,孤立无援,我只能寄希望于同胞,这也是身为中国人的底气。

还有 67% 的精彩内容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
  • 序言:七十年代末,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,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,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,老刑警刘岩,带你破解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141,930评论 1 299
  • 序言: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,死亡现场离奇诡异,居然都是意外死亡,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,发现死者居然都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60,888评论 1 255
  • 文/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,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,“玉大人,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。” 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,606评论 0 211
  • 文/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,是天一观的道长。 经常有香客问我,道长,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? 我笑而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,848评论 0 175
  •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,我火速办了婚礼,结果婚礼上,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。我一直安慰自己,他们只是感情好,可当我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48,544评论 1 253
  • 文/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。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像睡着了一般。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。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,一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,671评论 1 173
  • 那天,我揣着相机与录音,去河边找鬼。 笑死,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,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。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,决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0,312评论 2 267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,长吁一口气:“原来是场噩梦啊……” “哼!你这毒妇竟也来了?”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,我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,112评论 0 165
  •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,窒息,最后皮肤化为焦炭。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,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,899评论 6 229
  • 序言: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,失踪者是张志新(化名)和其女友刘颖,没想到半个月后,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,经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2,451评论 0 213
  •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,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…… 初始之章·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29,221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,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。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。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0,541评论 1 225
  • 白月光回国,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。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。[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,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。]我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,196评论 0 31
  • 序言: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,死状恐怖,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,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,我是刑警宁泽,带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27,079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,位于F岛的核电站,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,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。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,却给世界环境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1,448评论 3 204
  • 文/蒙蒙 一、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。 院中可真热闹,春花似锦、人声如沸。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“春日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597评论 0 8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。三九已至,却和暖如春,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,已是汗流浃背。 一阵脚步声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969评论 0 164
  •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,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…… 1. 我叫王不留,地道东北人。 一个月前我还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3,451评论 2 230
  • 正文 我出身青楼,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,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。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,可洞房花烛夜当晚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3,523评论 2 229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