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毒药:我在死后第九天来索命

图片来源于互联网,侵删

文/蒙蒙

一、第九天

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。

院中可真热闹,春花似锦、人声如沸。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“春日宴”,城中的文人墨客、官爷小姐的来了不少,四下里坐得满满当当。

有官人在吟诗,我听不真切,也无甚兴趣,只是瞧他们膀大腰圆,也不知大肚里盛的是墨水还是鸡腿。

啊,我说鸡腿了吗?失礼失礼,实在是刚刚端着花雕童子鸡的仆役路过,免不得我肚里馋虫作乱。这庄子的主人魏朝奉得了庄子不到半月,显然没来得及换厨娘。那厨娘还是我生前精挑细选来的,做的一手好江南菜。实在因为我崇尚美食这一爱好十分重要,委屈不得自己。

可惜今日是吃不上了。

谁让我九天前就死了呢。


二、无头男尸

脑袋上是晌午明晃晃的太阳,我像只煎蛋一样翻了个身,换成仰面朝天的姿势继续等待着。想我一介女流……女鬼,为何趴人家房顶?实在是这春日宴有大戏可看,我素来喜欢看戏,这场戏不看完,我怎么舍得去投胎?

正寻思着,院门口出逐渐有了动静。先是从外面回来的杂役,三三两两交头接耳,很快便像涟漪一般,内院的夫人小姐们都听说了。她们捂着胸口惊呼着,很快春花便没有什么吸引力,摆弄墨水和酒水的官人们也都停下来。

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啦!我拉长了耳朵,听他们高高低低地议论:

汴河里有个死人,本也不算新鲜,往年不慎落河也是有的。可捞上来一看——竟是具无头男尸!

我听得啧啧称奇,哦我的阎王爷,果然还是人间热闹。

一位桃红袄裙的小娘子显然是受了惊,梨花带泪地四下里转了一圈,忍不住逮住一名小厮询问:

“子君哥哥在哪里?你们今日可见着了?”

那小厮挠了挠头,叹了口气,把重复了一上午的回答又说了一遍:

“王小娘子莫急。几位官人早就问过了,说陈官人最喜热闹,怎么不见来赏花。这不已经打发人去府上请了。”

那王小姐略微点了点头,仍旧一副丢魂失魄的样子。也不怨她,陈官人勾人心魄的把戏我也是领教过的。

城中有名的玉面公子陈茂生,风流倜傥、经纶满腹,城中无人不喜欢他。而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。

曾经是。


三、出嫁

我小时候以为我是被生出来享福的。

我出生在富庶的杭州,能记事起就有一众丫头老妈子围着我打转。我爹总是笑眯眯的;我娘人称“珠”夫人,随手给我用来弹着玩的小珠子,也够一般百姓家过半旬日子。

我就这么千娇百宠的长到及笄之年,才知道早年爹在东京给我订了一门亲。我娘本不愿让我去,哭了两天还是妥协了。毕竟我爹说了,咱们家虽然不是书香门第,但一些做人的理儿还是得守。

我出发那天,光嫁妆便装了两艘大船,我娘哭天抹泪地几乎站不住。我拍拍她的肩安慰她:“好女儿志在四方!”

我娘这次难得没有教训我“要有女儿家的样子”,她忙着抽抽噎噎,搞得我鼻子也有点酸。我只好把我偷偷打好的小算盘提前告诉她,料想此情此景她应该不能打我:

“我就是去看看,不合心意我便偷偷跑回来。”

我娘闻言笑得比哭还难看,她只是摇一摇头,一遍遍地呢喃:傻丫头。

我那时候竟不知,我娘说的都是对的。

我成亲那天好生热闹,锣鼓喧天、红旗招展,半个城都惊动了。我像个木偶一般被从那里搬到这里,又被丫头老妈子扶着,除了等又是等,要不就是拜下去又立起来,折腾了整整一天。还非要维持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造型,一路让我举着一柄团扇遮面,不好走路不说,跟我拜堂那人究竟是何模样也没瞧真切。

好不容易剩我一人在喜房里坐着,实在饿了,我蹲在床头,撅着臀部摸了摸刚刚他们撒了一床的豆子、果子,拿了一颗放进嘴里咬了咬,呸呸呸,好小气,撒了这么多,竟都不能吃。

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,一身喜服的公子正倚着房门看着我。娘亲啊,天下竟有如此好看之人,我看过的话本里的才子终于有了脸。

“美人啊。”我忍不住把心声说了出来。

美人又忍不住笑了,这次笑得更厉害些,两只酒窝里都盛着蜜。

“娘子可是在说自己?”

美人走过来了,走路的样子都风流,是我从没见过的风度。美人走得极近,从上往下打量我,像在看什么有趣小动物。他怎么又笑了,我好像生病了,不然为什么他一笑我就胸口闷得慌。美人伸手擦了擦我嘴角的口水,小时候我爹也这么干过。我爹的手指短短圆圆,可美人的手指都是美人,修长细腻,像一截白玉。

“这么饿吗?料想你一天未进食,早吩咐他们给你温着点心。过来看看哪样合口?”

美人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小巧的食盒,在桌上展开了,端出各色吃食。我立刻从床头一股脑滚到桌前,捻住一只小包子就往嘴里送。看着美人下饭,连包子都更美味了。

“喜欢包子?”

我点点头。

“豆儿糕也喜欢?

我点点头。

“喜欢……”

这次没等他说完,我就点头如捣蒜。免得他挨个问一遍,我受累一并回答吧。

美人笑得肩膀一抖一抖,给我倒热茶的手都不稳了。

“城中的会仙酒楼,佳肴美味,天下闻名,今后你想吃什么,我都给你买回来。还有丰乐楼,年节时分会点莲灯,别有一番风趣,届时我带你去瞧热闹。”

我嚼着一张胡饼胡乱点头,着急伸手去够他倒好的茶。他什么都不吃,却也兴致勃勃的样子,好生奇怪。小碟子很快见了底,我探头去看那个食盒,里面好像还有点什么,掏出来一看,是一对拇指大小的面人儿。一男一女,都穿着红衣,互相笑着,栩栩如生。

我突然觉得脸热了。

“喜欢吗?”

美人的脑袋凑过来,太近了,我看到他眼下有一颗小痣,像眼中的春水盛不住了,不小心漾出来那么一点点——连痣也是风情万种的。

喜欢啊喜欢,可我一张嘴,却像个脑子不大灵光的登徒子般,只会重复两个字。

“……美人……”

“叫官人。”

官人牵着我,领着我,我全身都软了,倒在绿叶红莲、鸳鸯戏水的被面上,像倒进了一团红色的云里。他的大手抚在我的脑后,温暖的,厚实的。

我便再不想逃走了。

连大闹天宫的猴子都翻不出那五指山,何况小小的我。


四、大梦

春宵苦短日高起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

估摸得了美人的,都逃不脱这般度日。我这一昏庸,浑浑噩噩地不知怎么就五年过去了。好像院中萧瑟的枯树残枝,我竟有些记不清它往日枝繁叶茂、挂果飘香的样子。

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小丫头十六走进来。她眉眼长得极近,像成天心事重重的样子,和年龄实在不相配。 

“夫人就只知道看账目。”十六批判道,十分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案前的圆香几上,盯着我抱怨:“再看也多不出一两银子。 刚刚去领炭火,又受一肚子气,凭什么夫人房里的炭火最少!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陈府是别人管家呢。”

十六把手绢绞成一长条,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,我忍不住还要接着打击她:“就这些炭火也得省着点用。眼下虽开春了,免不得还得反复几日,晚间官人回来再用,免得冻着他。”

十六闻言,愈加愤懑了:“老爷才不回来呢!他都多久没来了!”

话一出口也知道不对,小丫头小心翼翼地瞅了瞅我的脸色,胡乱找了个借口,苦着一张脸出去了。

年纪小,嘴上没有把门的,处事也不圆润。可我眼下也没几个能使唤动的。头两年不这样,丫头老妈子妥帖细心,都是从杭州老家带来的,不知不觉全给打发了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可能是沈来福被送走那天吧?

沈来福还是小奶狗的时候我就成天抱着它,一路从杭州带到了夫家。那年我怀胎三月,小姑子非要我手上的玉龙臂镯。那镯子是我娘的,我娘从前对它爱不释手,时常把玩,将那和田玉养得温润流油。我离家前的那一晚,我娘握着我的手,将那镯子从她手腕上慢慢推到我手上。

小姑子伸过手来,我不肯相让。沈来福向来护我,惊着了小姑子,推搡间我摔下了台阶。

我再醒来的时候,孩子、镯子、沈来福都不在了。陈茂生坐在床头握着我的手,神色悲戚。他说妹妹从小没有父亲,说长兄如父,我要持家懂理,说妹妹差点让狗伤了,婆婆惊得下不了床。又说沈来福送走了,镯子当赔礼了,说我这个长嫂,要多疼惜家人。

“孩子日后总还会有的,我不怪你。”最后他说,眼泪从脸庞划下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我们的孩子没有了。

是我不懂事,是我害的。

于是他们不喜欢的、看不惯的,我慢慢都打发走了。

十六说的也不错,打去年末,官人越发不着家了。我手指滑过眼前的账目,叹了口气。

库房新出的布料,桃红色的缎子,不用说我也知道送去给了谁。

京城新贵王家,千金王小娘子,独爱这桃红色。

陈茂生说王家是世交,说王小娘子是看着长大的妹妹,可这妹妹前两年从不见他提起。自从王家一朝得势,她突然就变成我家官人最亲密无间的小妹妹。

“子君哥哥”,王家小娘子总这么唤他,那是他的字,我从没这么叫过他,旁人也没有。可王小娘子唤他的神气是不一样的,仿佛那四个字里藏着什么隐晦又招摇的,独一无二的小秘密。

“做正头娘子的,这点醋也吃吗?”陈茂生伸手刮我的鼻子,唤我的乳名,“我家青儿向来是最懂事的。王家今时不同往日,我若能谋个一官半职,还得靠王大官人举荐。”

说到底,有什么可担忧的呢,王大官人如今加官进爵,如何能让亲闺女给人做小。

更何况,陈家如今这家业——前两年还要好些,他亏空的那些账款,月尾年末的,还总能找些由头,拆东墙补西墙拿回来一些。后来,他结识了城中贪色恋花、赌荡刁顽的魏朝奉,越发没有节制了。

赤字赤字,不过五年光阴,我带来的陪嫁竟要见底,再下来,能变卖的恐怕只有我初来东京便购下的庄子。那庄子有片杏花林子,每年春天盛放如胭脂万点,就像回到我的家乡——想到这里我立刻断了变卖的念头,那里是每年春天我的去处,是我来自江南沈家最后的体面。

我忍不住掏出装着房契地契的红木盒子,可那张我珍视的黄纸竟然不见了。我哗啦一下将盒里的物什全倒在桌上,不见了,和这几年不见了的田契一样,和我房中不见了的首饰一样——又不见了——我的心凉了下去。

还有 62% 的精彩内容
最后编辑于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
支付 ¥2.99 继续阅读
  • 序言:七十年代末,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,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,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,老刑警刘岩,带你破解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141,930评论 1 299
  • 序言: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,死亡现场离奇诡异,居然都是意外死亡,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,发现死者居然都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60,888评论 1 255
  • 文/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,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,“玉大人,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。” 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,606评论 0 211
  • 文/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,是天一观的道长。 经常有香客问我,道长,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? 我笑而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,848评论 0 175
  •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,我火速办了婚礼,结果婚礼上,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。我一直安慰自己,他们只是感情好,可当我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48,544评论 1 253
  • 文/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。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像睡着了一般。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。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,一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,671评论 1 173
  • 那天,我揣着相机与录音,去河边找鬼。 笑死,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,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。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,决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0,312评论 2 267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,长吁一口气:“原来是场噩梦啊……” “哼!你这毒妇竟也来了?”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,我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,112评论 0 165
  •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,窒息,最后皮肤化为焦炭。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,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,899评论 6 229
  • 序言: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,失踪者是张志新(化名)和其女友刘颖,没想到半个月后,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,经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2,451评论 0 213
  •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,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…… 初始之章·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29,221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,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。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。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0,541评论 1 225
  • 白月光回国,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。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。[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,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。]我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,196评论 0 31
  • 序言: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,死状恐怖,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,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,我是刑警宁泽,带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27,079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,位于F岛的核电站,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,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。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,却给世界环境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1,448评论 3 204
  • 文/蒙蒙 一、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。 院中可真热闹,春花似锦、人声如沸。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“春日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597评论 0 8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。三九已至,却和暖如春,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,已是汗流浃背。 一阵脚步声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969评论 0 164
  •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,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…… 1. 我叫王不留,地道东北人。 一个月前我还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3,451评论 2 230
  • 正文 我出身青楼,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,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。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,可洞房花烛夜当晚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3,523评论 2 229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