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面猴

序言:七十年代末,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,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,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,老刑警刘岩,带你破解连环杀人案,最后的真像让人不寒而栗……

第一章:没脸的女人

“杀人了!”一声嘶喊打破了清晨的宁静,一个老头惨叫着从树林子里跑出来,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沟里,顾不上扑打满头的白雪,踉踉跄跄边跑边喊,凄厉的叫声很快响彻了望云山。

早晨六点半,我正跟老警察徐哥,凑在铁炉子前吃着烤地瓜,屋门被砰的一下撞开,望云街道的治保主任丁大姐,呼哧带喘地指着外面,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:“出人命了,有人死在了望云山上。”

当时夜班的除了我和老徐,还有个年轻民警,老徐让那民警马上给分局打电话,带着我骑上自行车,直奔了望云山。

我们三个刚拐上望云街,离老远就已经看见不少老百姓围在一个山坡底下,有几个带红袖标的人在维持秩序。

“死人就在树林子里,都冻硬了。”

丁大姐边说边用手指,我和老徐把自行车停在了道边,拨开人群往山上走,往上没走多远,就看见了绑在树上的死人。

死的是个穿着花棉袄的女人,被人用绳子绑在了松树上,看头发有些花白,年纪应该不小了,死者的头一直低着,地上一大摊血把雪地都染红了。

我刚当警察一年,根本没出过杀人现场,心里不免有些害怕,脚步就稍微慢了几步,老徐回头看看我:“你注意一下雪地上的脚印,看看都是什么方向。”

我连忙往脚下看,立刻明白了老徐的意思。

冬月的北方最低气温都到了零下三十几度,除了偶尔有人来打茅柴,根本没人上山,所以雪地上几乎看不见脚印,据丁大姐说,她听到有人喊死人了就赶过来,只是离老远儿看了几眼,根本没敢靠近,所以死者周围的脚印,很可能是死者和凶手留下的。

捡起一根树枝,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雪地上,紧张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

尸体距离我的位置有十几米,往下去的脚印根本就没看见,但是有两道拖曳的痕迹却极其明显,一直拖到了死者被绑的位置,我顺着拖曳痕迹一直走到了沟边上,痕迹就消失了。

回到树林,老徐已经开始检查尸体了,而且用树枝在雪地上画了不少圈,我刚要往他身边走,老徐忽然摆摆手:“你就站那别过来了,这死者太恐怖。”

就在这时,山下已经出来了警笛声,不一会儿四个穿着蓝棉袄的警察上来了,其中一个拿相机照了一下地上的脚印,然后才往尸体方向走,我忙跟了过去。

死者低着头,花白的头发把整个脸都遮住了,碎花棉袄的血已经冻成了冰,老徐并未将死者解开,而是指着捆绑的绳子,让分局的民警拍照,然后才开始解绳子。

两个民警扶着尸体,就在绳子解开的瞬间,尸体一歪,这时我才看清了死者的脸,那张脸上的皮肤,居然全都被剥了下来。

没有了皮肤的脸就是一团血红的肌肉,两只眼珠子挂在眼眶上,没了嘴唇的遮掩,微微张开的嘴里露出了满口的白牙,看着就像要咬人一样。

我一把捂住嘴,差点吐出来。

一个警察拿出一块裹尸布,老徐帮着将尸体裹好,四个警察抬着往山下走,老徐对我招招手,领着我回到了那棵溅满血迹的松树下。

“你发现什么不对没有?”

我四下打量了一番猛地抬头看向了他:“那死人的脸被剥皮了,但现场却没发现人皮,那张脸被人带走了!”

老徐拍拍我肩膀:“第一次出凶杀现场还能看出问题,你很有当刑警的潜质,不过你看到的还不够。

凶手将死者拖上山的时候,那女人还活着,你看看拖曳的痕迹,明显有挣扎的迹象,死去的女人身高接近一米七,而且并不瘦,能把她强行拖到山上,凶手应该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。

你光看了上下山的痕迹,但你看得不仔细,两道痕迹明显是凶手下山时故意弄的,他是边后退边用脚蹭,当时天黑,他还是遗漏了几处脚印。”

老徐说着话用树枝指了指树下画的一个圈儿,就在染满血迹的雪地上,一枚很清晰的脚印正在老徐画的圈里。

“当时他应该用力控制着死者,所以这只左脚使劲蹬着地,你注意看这脚印的特点。”

那是一枚很大的脚印,按照鞋码来说得有四十八号脚。

“这是靰鞡鞋的脚印,穿鞋的人脚未必有那么大,不过看脚印的痕迹,凶手体重最少有一百六十斤,身高应该超过一米七五。”

老徐边给我解释边领着我往山下走,按照他的描述,凶手的大概轮廓已经出来了,但这种形象在滨河很常见,尤其是望云路连山街一带,很多卖山货和林场的工人,都喜欢穿靰鞡鞋。

回到派出所的时候,赵所把我俩叫到了办公室,说分局刑警队已经成立了1226专案组,我俩也是专案组的成员。

专案组在刑警队的四课,队长是名老刑警周扬,我跟老徐进屋的时候,周队正在介绍死者的情况,一个幻灯机跟着他的讲述,一张张的换片子。

死者孟秀云现年四十五岁,原籍是七台县孟家堡子,是六二年才搬到的滨河,现住址是望云街七十五号,丈夫五年前去世, 无子女,靠做纸扎活为生。

死者死亡时间是12月25日夜里一点三十分左右,死亡时身上只穿着薄棉袄和棉裤,脚上穿着条绒棉鞋,没穿外裤和大衣,像是很着急跑出来的。

死者的家,四课的同事已经去检查过了,家里没有打斗迹象,而且邻居也没听到什么争吵声,不过有个古怪的痕迹很让人费解。

赵队说到这儿,白色幕布上出现了一个印记,那像是个手印,但明显要比正常的人手细小。

“这是在死者家窗户外上发现的一个血手印,经过鉴定,这手印并不像是人留下的,倒是有点像猴子。

还有一点很奇怪,就是死者家院子里,除了死者的脚印外,并未发现其他的痕迹,那枚血手印到底是如何出现在了窗户上的,至今还是个谜。”

第二章:又死一个

赵队介绍完情况后,开始询问大家的意见,足足等了几分钟,屋子里也没人说话,赵队看向了老徐。

“凶杀案发生在你们管片儿,老徐有啥想法?”

老徐摇摇头:“此案没有目击者,第一个发现尸体的,是个捡柴火的老头,仅凭目前的线索,只知道凶手是个身高一米七五以上,穿着靰鞡鞋,身材魁梧的男性,从他捆绑死者的手法看,像是个干力气活的,还有个线索就是那张被剥掉了脸,目前只能先排查死者的社会关系,寻找嫌疑对象。”

老徐虽然也没说出凶手的线索,但却将凶手的大概样子描述了出来。

孟秀云穿着棉袄棉裤跑出来,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吸引她,从她家到被害的地方足有上千米,零下三十几度她都能走这么远,这就很诡异了。

望云路虽然偏僻,但也有路灯,歹徒劫持孟秀云走那么远的可能很小,单纯要杀人,完全可以在她家胡同里就能下手,凶手为何要费那么大劲把她绑到林子里,还要割下她的脸呢?

无论是死者还是凶手,做法都很不正常,我坐在椅子上想了很久,依旧是一头浆糊。

这时候老徐拉了我一下,带着我出了分局。

“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,我领你去见个人,或许他能给我们俩点建议。”

老徐带我去的是一家寿衣店,就在纸花胡同里,距离望云山并不远。

屋子里的堆着不少纸花和纸替身,一个老头儿正坐在椅子上鼓弄一堆高粱杆,一只纸马的轮廓已经能看出来了。

见有人进来,那老头一斜眼,见进来的是老徐连忙站了起来:“稀客啊,你咋有功夫来我这儿?啥事儿还能难住人民警察?”

老徐指了指老头:“你这思想要不得啊?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,办事更得遵纪守法,我过来是有些东西看不透,得麻烦师哥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我这才知道,这个扎纸牛的老头,居然是老徐的师哥,有个措号叫留一手。

老徐居然把留一手领到了死亡现场,老头站在那摊血迹边上四下张望,忽然拿出个罗盘不断对方位。

“这地方有说道,死在这里的人魂魄会被锁住,这是有人在弄五鬼还阳局啊?”

我根本不知道留一手在说啥,不过老徐没细问我也不敢插嘴,老徐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:“师哥你是说五鬼?那就是还得死人?”

留一手点点头没说话,但现场的气氛立刻凝重起来。

这年月还有人弄这个?我差点笑出声,老徐看了我一眼,你不信不代表别人不信,凶手就是觉得这种办法有效,才会杀人的,不过鼓弄邪术的人都有些手段,跟他们斗得更加小心才行。

这时候留一手脸色有点古怪:“你们是吃公家饭的,我知道你们不信这些,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们,五鬼还阳有个说法,要仇人的皮和骨,亲人的血和肉,那个被剥皮的女人,应该跟什么人有仇,或者她上一代跟人有仇。”

老徐眼睛一亮,这倒是个线索。

我俩赶紧回到爬出所,调出孟秀云的户籍档案,没想到她的档案很简单,根本看不出啥问题,老徐直皱眉,请示了所长和专案组后,带我去了孟秀云的原籍孟家屯。

孟家屯离滨河只有一百多里地,赶到孟家屯的时候,天都黑了,老徐打听了几个老乡,就被领到了村长家。

问道孟秀云,五十多岁的村长皱着眉想了半天,猛地一拍大腿:“我知道是谁了,她不叫孟秀云,她是穿云岭的大小姐!”

我根本不知道啥穿云岭,不过老徐的脸色却一下子严肃起来:“孟秀云是匪首孟大疤瘌的姑娘?”

村长点点头:“应该错不了,剿匪那会儿我才十几岁,多少有些印象,孟大疤瘌被镇压的时候,那姑娘才五岁,被村东头的孟老三两口子收养了,老两口死后,那姑娘就不见了,失踪的时候才十三岁,当时叫孟春。”

“村长,孟大疤瘌跟谁有血仇啊?”

村长一咧嘴:“那可太多了,他家三代都是绺子,杀人如麻,光七台县被他砸响窑的大户,就有七八家,那可都是灭人满门,要不然咋让工作组给毙了呢?血债太多啊!”

老徐叹了口气:“穿云岭绺子被剿时,漏网的多么?”

“我记得是有的,不过逃走的都隐姓埋名,现在老人都作古了,谁还能查到以前的事情?”

离开孟家屯开车往回走,老徐一根接一根的抽烟,车进市区他才说了一句:“明早咱俩去市局的户籍科,查一下六零年以后迁到滨河的人,尤其是五十岁左右的,这里面一定有下一个被杀的目标。”

已经半夜十点多了,车刚进院子,值班的小赵就跑了过来:“你俩别进屋了,临江木材厂砸到了人,所长已经赶去了。”

临江木材厂紧挨着松江,是本市最大的原木加工厂,我和老徐赶到的时候,看见不少工人正在搬地上的原木,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正满脸是汗地赵所介绍情况。

就在半个钟头前,一个很高的原木堆忽然塌了,将打更的老孟头压在了底下,领导马上将值班工人都调过来清理原木,可到现在都没找到老孟头,估计是凶多吉少了。

又是姓孟的?我不禁看了老徐一眼,老徐像是没听那人说话,一直往原木堆里看,不知道他在找啥。

“找到了!”

随着一声喊,七八个抬木头的工人,忽然嗷的一声四散而逃,跑出去没多远就都大口地干呕,我连忙往那根木头下望过去,立刻就看见了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。

地上一大滩血,除了看见被血浸透的衣物外,几乎看不到人的样子,因为那个人已经被压成了肉饼。

木材厂特意将探照灯架上了,所以尸体看得很清楚,死者面朝下趴在地上,头部和身体都被压扁了,整个人血肉模糊,但是那身衣物,带班领导立刻就认出是打更的孟庆书。

第三章:悍匪往事

现场有还有不少工人,赵所和民警立刻拉起了警戒线,这时候老赵忽然弯下腰,从原木堆里捡起了一根木楔子。

“原木垛是人为弄塌的,这几天厂子里有没有陌生人来过?或者看见啥动物?”

老徐问得很突然,那领导一愣:“陌生人?这里每天都有附近的老百姓过来扒树皮,不过基本上都常见,至于动物谁能注意啊?木材厂老鼠多,也常看见猫和狗。”

老徐把木楔子拿到了灯光下,半米长的木楔子居然从中间断裂,断处有明显的啃咬痕迹,但这痕迹绝不是老鼠咬的,看咬痕是体型大一些的动物。

尸体被拉走,那根木楔子也被拿到了市局做鉴定,我和老徐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分局的户籍科,被木头砸死的孟庆书,家也住在望云街,这可真是巧合。

孟庆书,现年五十六岁,原籍七台县三台子村,五九年搬到了滨河,现在孩子已经在黑省安家,家里只剩下了老伴,现住址是望云街9号。

孟庆书的尸体存放在尸检中心,孟的老伴儿已经去认过尸体,尸体面目全非,但衣物确是孟的无疑。

那根木楔子经过鉴定,的确不是啮齿类动物留下的咬痕,倒有些像狗或者猴子留下的。

孟秀云窗户上留下的血手印就像是猴子的爪印,现在孟庆书死亡现场那根楔子上,有出现了疑似猴子的咬痕,难道杀人的是猴子?

孟庆书的档案看不出什么问题,老徐立刻带我去了孟家。

还没进院子,就已经看见了门口挂着的岁头纸,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哭声,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正往外走,几个来吊唁的不住地擦眼泪。

我和老徐都穿着警服,几个人一看都愣住了,尤其是那个带着孝的女人。

老徐介绍了一下我俩的身份,女人领我俩进屋,不住地抹眼泪。

“孟庆书是从穿云岭下来的吧?”

老徐开门见山,这句话吧那女人吓了一跳,脸一下子就白了:“你们咋知道的?老孟解放后一直安分守己,再没干过害人的事儿,这回死这么惨,兴许就是报应。”

可能是老伴儿一死,女人心也死了,老徐问啥她答啥,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别牵连上儿子。

穿云岭的绺子被打掉的时候,孟庆书二十五岁,不过已经跟这个女人结婚好几年了,还生了个儿子,女人叫徐桂荣,家是三台子的,孟庆书算是入赘的徐家,不过除了徐桂荣,没人知道他是个土匪。

他跑回三台子后,立刻带着老婆孩子跑到了徐桂荣的亲姨家,一躲就是十年,后来赶上滨河招工就进了城,徐桂荣说他从绺子被剿后,再没跟道上的人有过来往。

问起孟庆书当年做过的坏事,徐桂荣一问三不知,不过孟庆书在滨河有几个常来往的老哥们儿,这些人徐桂荣都交代清楚了。

已经能确定,杀死孟庆书和孟秀云的,应该是一个人,如果留一手说的仇人皮骨,还有五鬼还阳局是真的,那么凶手跟穿云岭就有血仇,现在死了两个土匪和土匪后代,那他最少还得杀三个人,而且还都是穿云岭漏网的土匪,或者他们的后人。

另外这个凶手身边,有一只猴子。

跟孟庆书交往频繁的有三个人,岁数都跟他相仿,警方很快就找到了那三个人。

三个人中有两个是滨河市的坐地户,往上三代都是滨河人,暂时被排除了,但剩下一个叫胡二龙的,却是从七台县搬到滨河的,而且进城的时间,跟孟庆书差不多。

胡二龙五十九岁,原籍是七台县柳树沟的,解放时是个走街串巷的货郎。

坐在审讯室里,胡二龙很紧张,嘴唇都一直哆嗦。

“你知道孟庆书死了么?而且孟大疤瘌的姑娘也死了,脸上的皮都被剥了。”

胡二龙一哆嗦,不过却依旧不说话。

“穿云岭的绺子几十年前就没了,罪大恶极的匪首孟大疤瘌和几大金刚,早就烂成了泥,只要那些土匪能重新做人,政府不会追着不放,如果继续作恶,可是死路一条。”

胡二龙叹了口气:“当年那些兄弟活着的没几个,我也深知罪孽深重,所以才会躲起来聊度残生,没想到还是……”

据刘二龙说,当年漏网的土匪,联系上的也不过十来个,现在还活着的也就三四个了,而且居然都在滨河。

还有 51% 的精彩内容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
  • 序言:七十年代末,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,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,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,老刑警刘岩,带你破解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141,714评论 1 298
  • 序言: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,死亡现场离奇诡异,居然都是意外死亡,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,发现死者居然都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60,817评论 1 254
  • 文/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,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,“玉大人,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。” 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,456评论 0 211
  • 文/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,是天一观的道长。 经常有香客问我,道长,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? 我笑而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,811评论 0 174
  •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,我火速办了婚礼,结果婚礼上,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。我一直安慰自己,他们只是感情好,可当我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48,501评论 1 252
  • 文/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。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像睡着了一般。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。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,一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,648评论 1 173
  • 那天,我揣着相机与录音,去河边找鬼。 笑死,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,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。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,决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0,305评论 2 267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,长吁一口气:“原来是场噩梦啊……” “哼!你这毒妇竟也来了?”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,我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,107评论 0 165
  •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,窒息,最后皮肤化为焦炭。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,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,870评论 6 228
  • 序言: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,失踪者是张志新(化名)和其女友刘颖,没想到半个月后,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,经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2,441评论 0 213
  •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,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…… 初始之章·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29,211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,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。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。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0,531评论 1 225
  • 白月光回国,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。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。[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,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。]我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,189评论 0 31
  • 序言: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,死状恐怖,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,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,我是刑警宁泽,带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27,074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,位于F岛的核电站,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,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。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,却给世界环境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1,433评论 3 204
  • 文/蒙蒙 一、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。 院中可真热闹,春花似锦、人声如沸。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“春日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596评论 0 8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。三九已至,却和暖如春,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,已是汗流浃背。 一阵脚步声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953评论 0 164
  •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,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…… 1. 我叫王不留,地道东北人。 一个月前我还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3,423评论 2 230
  • 正文 我出身青楼,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,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。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,可洞房花烛夜当晚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3,515评论 2 229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