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(上)

01

敌军攻破皇城,慕容一族已被屠尽,北渊皇后带着她的小公主与小皇子从皇城中最高的城墙跳下。

“国之不存,民将焉附?”

这是北渊皇后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北渊王朝正式覆灭。

数十年绸缪,年逾六旬的夏戎终于登基为帝,创立元夏王朝。

在位十年,开创元夏盛世。夏戎在元夏鼎盛时期寿终正寝,传位于长子夏承豫。

夏承豫四十岁继位,改年号庆历,赐其父庙号圣宗。

02

“裴祺,你跟着我做什么?你找你的夏嫣去,走啊!”一女子身穿云锦宫装,袖口上绣着精致的芍药。

裴祺脸上没有丝毫怒意,反而笑嘻嘻道:“所以你这是吃醋了么?”

“谁吃醋了?你给我走!”

女子推着裴祺离开,裴祺笑道:“玗儿,别闹。”

这女子正是元夏年龄最小的公主,旬阳公主夏玗。

可她却又并非真正的皇室公主。圣宗皇帝在位时,庆历帝仍是皇长子,一日与侧妃容氏外出巡游时遭遇北渊余孽追杀。在生死存亡之际,一对农民夫妇拼死救了皇长子与侧妃容氏。容氏感念两人的恩情,遂把农民夫妇遗留下来的五岁孤女收为义女。

侧妃容氏便是当今的容贵妃,庆历帝与容氏将夏玗视为己出,极为宠爱。

所以夏玗的性子与真正的皇室公主一般无二,都是被宠得无法无天。

裴祺,是裴家嫡子。其父裴巍乃殿阁大学士,裴祺年纪轻轻便被授予骁骑营统领一职,裴氏其余族人皆在六部有任职。

庆历帝与裴巍也算是至交,裴祺与夏玗从小便是青梅竹马。

03

夏玗在莲池边一边扔石头,一边发着牢骚。

“该死的裴祺,臭裴祺,叫你走还真的走!哼,走了以后都别来见我!”

“是谁惹恼了我们的玗儿?我猜猜看……一定是裴祺那小子对不?”

夏玗连忙道:“其实也不怪他,是我太任性。”

“你呀,就知道护着他。”

“皇兄你莫要取笑我。”夏玗不好意思道。

夏珩一身青色衣裳,并不像其他皇子那般打扮得华贵。他左手附在身后,右手替夏玗整理着额前的碎发。

夏珩是元夏的三皇子,是容贵妃所出,所以与夏玗最是亲近。

“裴祺明明就答应要把《秋山雪图》送我的,可如今却在夏嫣手中,真是气死我了!”

“不知道事情原委就在独自生闷气,真是傻丫头。依我看,八成是嫣儿从裴祺手中夺来的。你还不了解你皇姐吗?她喜欢的东西哪里肯让给人?”夏珩安慰道。

夏玗冷哼一声:“即便夏嫣硬抢,那他也可以不给啊!”

“嫣儿是皇后所出的宁平公主,你还想裴祺为了你去与她争夺一幅画?”

夏玗情绪缓和了下来,淡淡道:“那倒不是,我只是一时气不过。”

夏珩笑了笑,轻声道:“为兄看得出,裴祺那小子是把你放心上的。”

“皇兄你胡说什么呢?”夏玗颔首一笑,小跑离去。

夏珩抚平了衣袖上的褶皱,望着夏玗离去时欢快的脚步,不知不觉浅浅一笑。

04

时至四月,琼花盛开。

宁平公主夏嫣生辰,皇后特意举办了琼花宴。

夏嫣身穿苏绣云烟罗裙,身边跟着六公主、七公主,兴致勃勃地迎面走来。

“夏玗,今天是本公主的生辰,你穿得这么艳丽做甚?”夏嫣叫住了夏玗,责怪道。

夏玗颇为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装扮,见夏嫣不满更为得意。

“身为皇家公主,总要穿着得体些。”

一旁的六公主嘲讽笑道:“你还真当你自己是公主啊?你不过是山野村夫的孩子罢了,你担当得起公主的盛名吗?”

夏玗不怒反笑,缓缓道:“我爹娘拼了命去救父皇母妃,父皇母妃收养了我,皇室玉蝶还记着我夏玗的名字呢,你说我担不担得起这公主盛名?”

“你可真是嚣张!”夏嫣冷冷道。

“多谢皇姐夸张!”

夏玗笑嘻嘻的样子,更惹得夏嫣生气。

“夏玗你怎能对皇姐不敬?”七公主忿忿不平。

“你倒说说我要如何敬她?我与她同是公主,还想要我对她毕恭毕敬?还是像你们那样做她的跟屁虫?”

“你放肆!”六公主好大的气势。

七公主继续道:“从小到大,父皇有好东西都想着要赏你。皇姐有的,你必定也有。可是你有的,我们却未必有。她是我们的皇姐,你事事都与她争抢,毫无礼让,难道这不是不敬吗?今日是皇姐生辰,我们在穿着上都尽量避免与皇姐相似。而你倒好,这一身穿着就像是你生辰一般。”

夏玗丝毫没把她们的话放在心上,漫不经心道:“说到底你们是觉得父皇偏心于我罢了,这事啊你们得跟父皇去说,跟我说没用。至于穿着,我爱怎么穿就怎么穿。”

六公主、七公主早已被夏玗一副淡定的模样气着了。

夏玗徐徐离去,懒得跟她们在耗着。

“夏玗,你站住!”

夏嫣开口喊住了夏玗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跟本公主抢东西很有能耐?”

夏玗缓缓道:“你错了,我从未想过要跟你抢什么,是你们自己这样认为罢了。”

夏嫣冷笑了一下,道:“本公主不管你如何狡辩。只想告诉你,你心中最珍视的东西,本公主照样能抢到。《秋山雪图》是,裴祺亦是。”

提到裴祺,夏玗停住了脚步。回过头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夏嫣并未理会夏玗,趾高气昂地离去。

夏玗摸了摸怀中的玉佩,触及那玉佩的冰凉,莫名的心安。

那是珍贵的羊脂玉,是夏玗向夏珩撒娇了许久讨来的。她见玉的成色很好,特意请宫中工匠花费数月时间雕刻。玉佩系有同心结,她想等一个月后裴祺生辰再送给他。

05

宴会随着帝后的到来,已然开始。宫中宴会,无非就是欣赏歌舞亦或是宫中妃嫔争相献艺。

夏玗觉得无聊至极,放眼望去却寻不到裴祺的身影。

“本宫听说你又与嫣儿她们争吵了?”

夏玗挽着容贵妃的手嬉笑道:“宫中奴才可真是多嘴,些许小事也要传到母妃耳中。”

“母妃跟你讲多少次了?叫你跟嫣儿好好相处。”容贵妃本想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,可一见夏玗笑嘻嘻地贴过来,便心软了。

夏玗无奈道:“母妃又不是不知道夏嫣是什么样的人,是我跟她好好相处就能好相处的吗?夏嫣她眼高于顶,她根本就看不起我,我若去讨好她,她只会把我踩低狠狠地羞辱。”

容贵妃静静地看着她,并未说话。

夏玗见容贵妃不为所动,生生地硬憋出了几滴眼泪来。

“母妃就忍心看着玗儿被人欺负吗?她们就会欺负我并非真正的公主,没爹没娘的……”

“好啦!别哭了!”容贵妃瞧着夏玗这可怜兮兮的模样,不禁眼眶也湿了。

“以后你也不必特意与她们交好,远远见着了避开她们便是。若是她们再敢说那些混账话就告诉母妃,谁说你没爹没娘的,父皇和母妃就是你的爹娘,这辈子都是!”

夏玗憋屈地点了点头,心里早已乐开花。她知道母妃最受不了她哭的模样,从小到大无论犯了什么错,只要一哭母妃就心软。而夏珩却相反,他每次替夏玗受罚,哭得眼泪鼻涕都流下来,母妃也不会心软。

每当这个时候,夏玗都会觉得夏珩才是被收养的孩子。

07

宴会已至中旬,裴祺不知何时已回到席上。

“裴祺,上次南阳一役你凯旋而归,朕赏你金银你不要,说要朕答应你一个请求,如今可想好了?”

夏玗想起上次裴祺从南阳归来,他婉拒了父皇赏赐的金银换了一个承诺。

他说,等日后积攒多点军功,再用此承诺来求圣上赐婚。

“回皇上,臣已想好。”裴祺起身答道。

夏珩颇有深意地望着夏玗,容贵妃若有若无地冲夏玗一笑,夏玗满心期待地望着裴祺。

裴祺微微作揖,道:“臣恳请皇上为臣赐婚。”

皇上有意无意地看了夏玗几眼,笑道:“赐婚哪家姑娘?”

夏玗手中握着那羊脂玉佩,心中十分忐忑。

“宁平公主。”

全场寂静,玉佩的摔碎声显得格外刺耳。正是夏玗手中的羊脂玉佩,摔到地上,一分为二。那同心结孤独地掉落在地上,显得格外醒目。

皇上愣了愣,问道:“哪位公主?你确定是宁平公主而非旬阳公主?”

裴祺坚决道:“臣心仪的姑娘正是宁平公主夏嫣,恳请皇上赐婚。”

皇上担忧地望了望夏玗,却见她毫无表情。裴祺与夏玗两人两情相悦已是宫中人尽皆知之事。皇上与容贵妃也是十分满意这裴祺与夏玗这一对。

可是如今裴祺在众人瞩目前,开口求娶夏嫣,真是骑虎难下。不应允吧,有损帝皇威仪,应允吧,夏玗定要伤心难过。

众人都秉着气息,大气不敢出。静静地看着裴祺与皇上。

“父皇,儿臣也心悦裴祺大哥,恳请父皇赐婚。”夏嫣起身来到裴祺身旁,恳求道。

“既已许你承诺,朕没有不应允的道理。好,朕今日将宁平公主赐婚与裴祺。”

“谢父皇恩典。”

“谢皇上恩典。”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08

宴会已结束,宾客徐徐散去。

夏玗拿着破碎的玉佩,漫无目的地在回廊里走着。

“玗儿。”

夏玗并未停下脚步,这声音她化成灰都认得。

“玗儿。”裴祺追上了夏玗,与她并肩一起走。

“皇姐喜爱丹青,《秋山雪图》很得她喜欢,你算是投其所好了。玗儿在此恭贺姐夫抱得美人归。”

夏玗径自离去,裴祺继续追上去道:“玗儿,我不方便与你解释什么,日后你自会明白。我只想对你说,等我。”

夏玗大笑了起来:“裴祺,你未免也太过异想天开。你娶了我皇姐还想娶我为妾?我虽不是真正的皇家公主,可名义上是,那也容不得你如此羞辱皇家。”

“玗儿,等我。”裴祺并未解释,仍旧留下这一句话便徐徐离去。

夏玗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心中十分疼痛,手中紧紧抓住那碎了的玉佩。那鲜红的同心结不知何时掉落在地,却无人知晓。

夏珩在后边望着裴祺离去,也望着夏玗离去。他缓缓走上前,捡起了地上的同心结。

“既已掉落,那从此不再同心罢了。”

(下)

01

裴祺与夏嫣的成亲礼筹备了大半年,终于迎来了成亲之日。

裴祺领着驸马仪仗穿过重重宫门,进宫迎娶宁平公主。

在经过舜华门,驸马得下马随礼部官员一同前往太和殿。

就在此时,裴祺一声令下,驸马仪仗里的所有随从纷纷拿出暗藏的弓箭刀剑。礼部官员三两下便被屠尽,御林军竟也听令裴祺,瞬间从舜华门开始一路杀到太和殿。

太和殿内,宁平公主十分着急。吉时将近,皇上与皇后竟仍未现身,连一向稳重的容贵妃都不见人影。

其余的皇子公主与妃嫔皆在一旁看热闹。

“不好啦!”

“来人呐!”

太和殿外传来吵杂的兵器打斗声,各宫奴才宫女纷纷逃命。

“公主,驸马裴祺勾结北渊余孽叛变!已经杀到太和殿外了!快走!”

“启禀大皇子三皇子,皇上他……皇上在寝宫与容贵妃一同被北渊余孽杀了。”

“宁平公主,皇后娘娘……被裴祺射杀在回廊处。”

消息一个一个接踵而来,一个比一个震惊,根本容不得你去反应过来。

在场的人都惊慌失措,有些胆小的妃嫔早已吓得晕过去了。

夏嫣目瞪口呆,晕倒之际大皇子夏玦扶住了她。

“皇妹振作起来!”

夏嫣浑浑噩噩,终于冷静了下来。

“皇兄,快,派人去找我外祖父刘坦,他是接管京畿大营。”

“大皇子,刘大人已投靠逆党,重华门已被他控制。”

夏嫣浑身无力摔倒在地,喃喃自语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02

夏玗早已脸色煞白,她无法理解她的青梅竹马裴祺怎么会勾结北渊余孽;她无法接受从小宠爱她的父皇母后一朝被杀;她无法忍受她从小生活的皇城被人攻破满地杀戮……

夏玗感到不可置信,她胸口剧痛一口气没提上来,晕厥过去。

夏珩从后边抱住了她,替她点了穴道,输了真气给她才缓缓醒来。

太和殿的大门被打开,传来阵阵血腥味。

裴祺手中的剑鲜血直流,正一步一步走来。两三个胆小的妃嫔早已吓得当场撞柱而亡。

夏嫣愤然起身,来到裴祺面前,咬牙切齿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什么为什么?”裴祺冷冷说道。

“为什么要勾结北渊余孽叛变?为什么要娶我?”

裴祺淡定道:“不娶你如何威胁刘坦把他收为己用?”

“我杀了你!”夏嫣伸手正欲掐着裴祺的脖子。

裴祺手一抬,执剑一挡,夏嫣手腕处被剑割破鲜血直流。夏玦赶紧上去拉住她,把她护在身后。

随后一群身穿玄色衣裳的人冲进了太和殿,想必就是北渊余孽。

为首的男子看着年龄不大,脸上表情却十分冷峻,眼中神色毫无温度,像极了杀手。

“杀了他们,除了公主。”为首男子说道,连那声音也毫无温度。

太和殿乱作一团,女子的尖叫声最为刺耳。

“不许杀!”夏玗不知哪来的勇气,缓缓走到裴祺面前直视着他的双眼。

“玗儿,你跟我们走。”裴祺开口道。

“公主,你随我们走。”其中一名黑衣人也开口道。

夏玗冷笑:“笑话,我跟你们走?我是元夏的公主,自然要与元夏共存亡!要杀你便杀了我吧!”

“什么狗屁元夏公主!姐!你是我们北渊的公主慕容妤!”为首的男子激动说道,也只有这时候他才有情绪波动。

夏玗一惊,随后却觉得十分可笑。

“为了杀我,不惜要用此谎言?”

“为了杀你的话,何必多言,一刀下去直接毙命!姐,我是你嫡亲弟弟慕容允!”

夏玗慌张地笑了笑,她望着裴祺,希望他能亲口说不是。

裴祺沉思片刻,道:“你确实是北渊公主慕容妤,当年北渊皇后带着五岁的你与三岁的慕容允从城墙上跳下,是容贵妃救了你们两个。当时你头部重伤,失去所有记忆,而慕容允直接昏睡了六年,醒来成了呆儿,在落山诊治了五年才治愈。”

夏玗这一日之内,受得打击足够多。裴祺叛变,父皇母妃惨死,皇城被破,如今身世竟从元夏公主成了北渊公主,一瞬间成了自己口中所谓的余孽。

夏玗笑得凄惨,胸口绞痛,又一次晕厥,嘴角溢出了鲜血。

夏珩立马上前想扶着夏玗,却被裴祺抢先一步。

裴祺抱起夏玗,对夏珩道:“我会照顾好她。”

裴祺抱着夏玗离开太和殿,离开之际对慕容允说道:“这些人先别杀,软禁太和殿。”

其余北渊余孽皆望着慕容允等他的命令。

“先按我姐的意思,别杀,软禁!”

慕容允也离开太和殿,紧跟裴祺身后。

03

夏玗渐渐醒来,发现口干舌燥,裴祺喂她喝了杯水。

慕容允在旁担忧地看着,也放下了心。

“姐,等我复国,登基为帝,你就能与裴兄永远在一起了。”

夏玗面无表情道:“复国?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复国?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原谅裴祺?”

慕容允眼睛瞪大,似乎不可置信。裴祺朝他摇了摇头,示意不要刺激她。

慕容允却觉得十分可笑。

“凭什么?就凭你是北渊公主慕容妤!”

夏玗眼神冰冷,却表现出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。

“我当了十几年的元夏公主,你一朝告诉我是北渊公主,还要帮你复国,屠杀元夏子民……你未免也太可笑了吧,那我的父皇母妃岂不是白养我了?”

慕容允激动道:“你的父皇早在夏戎攻破皇城时在金銮殿的龙椅上自裁了!你的母后带着我们在城墙上跳下殉国而亡!你从小生活的皇宫,走过的路,都有我北渊子民的鲜血染过!慕容妤,你还要当元夏的亡国公主吗?”

“不要叫我慕容妤,北渊余孽与我无关!”

慕容允隐忍着怒气,掌掴了夏玗。裴祺连忙拉扯住了慕容允。

“北渊余孽?别人可以这么说,可你慕容妤不可以!你身上流淌的血就是北渊皇族的鲜血。”

夏玗不知为何心中隐隐有心痛的感觉,不知为何会无缘无故泪流满面。

“既然我是北渊公主,那你为何要杀了容贵妃?她冒天下大不韪救了我们,你就如此对她?”

慕容允神情恍惚,随后道:“是我手下杀的,我赶去时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夏玗冷笑道:“那你的手下为何不把我也杀了?你处心积虑复国,会没想到容贵妃吗?你分明就是觉得她的生死无关紧要。”

慕容允默不作声,裴祺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粥喂夏玗。

夏玗别过头不肯喝粥,缓缓道:“裴祺那你呢?为何要这样做?”

裴祺放下手中的粥,望着夏玗叹了口气道:“庆历帝并非仁君,在位这些年赋税加重,大修宫殿,百姓瘟疫惨死,底下官员私吞赈灾款,导致灾区民不聊生,京中却繁华昌盛,富商云集。这些年他大力扶持魏氏一族,朝堂上让魏氏处处打压制衡我裴氏。朝堂之术,相互制衡本就正常。可庆历帝疑心极大,一心想扳倒裴氏一族,他暗中吩咐魏氏族人无中生有,搜罗裴氏一族谋反的证据。既然他不仁,那我为何不襄助慕容氏复国?”

夏玗望着裴祺认真的模样,难以相信那是她从小就喜欢的裴祺。

夏玗点了点头,却觉得十分讽刺,道:“说的不错,理由倒也充分。难道你就不怕北渊复国后你功高盖主,狡兔死走狗烹?背主的事你裴祺能做一次就能做第二次!”

“不会!裴兄是我在落山习武时的同门师兄,这些年他帮助我了不少,没有裴兄就没有今日的慕容允。”慕容允连忙道。

夏玗讽刺一笑:“容贵妃于你的恩情不大吗?没有容贵妃能有你吗?可容贵妃的下场呢?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裴祺不再与她争论,不管他做了什么,他心里总是愧对她。

慕容允在裴祺的示意下也不再去打扰她。

04

夏玗往太和殿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,地板的血迹大雨也冲洗不掉。原本昨日皇宫里都挂满了红绸,宁平公主出嫁,可谓是举国同庆。虽然心中不愿这场婚礼如期举行,可绝不是以这种方式来终结。横梁上挂着的红绸,如今看来却是十分刺眼。太和殿外驻守着大量禁军,见夏玗走过去却并未阻拦。推开了太和殿厚重的大门,血腥味扑鼻而来。里面的人看清了来者是夏玗便怒目相对。夏嫣最是激动,她挣扎着起身。

“北渊余孽,我杀了你!是你和容贵妃害得我们国破家亡!”

夏玗冷眼瞧着她,缓缓道:“父皇母妃双双毙命,我亦不比你好受。”

“那也是因为你,是你害死了他们,你这个北渊余孽,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!”夏嫣歇斯底里地哭喊着,拔下发髻上的发簪冲夏玗刺去。夏玗并未躲开,夏珩把夏玗护在身后,抓住了夏嫣的手。夏嫣不可置信说道:“三皇兄,他是害我们国破家亡的余孽啊,你竟为了她要跟我动手?我才是你的皇妹。”

夏珩松开了夏嫣的手,把夏玗拉至一旁。

“不管她是什么身份,她都是我妹妹。”

夏玦实在看不过眼,开口道:“三弟,如今她是我们的敌人,你不要敌我不分。皇城已破,父皇已死,我们亦是朝不保夕。我们可以擒了她,去威胁那群北渊余孽放了我们。”

“对,用北渊公主的性命换我们的性命。”六公主、七公主都附和道。夏玗望着夏珩,许久说道:“如此倒是个好办法。”

“不可!为兄不会让你置于险境之中。”夏珩斩钉截铁地拒绝了。北渊一族以慕容允为首,虽说夏玗是北渊公主,却从无姐弟情分,难保必要时候她会成为北渊弃子。而元夏皇族之人自然也容不下她,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夏玗陷入这般境地。夏玦眼里露出浓浓的杀意,夏珩一直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夏玗。夏嫣忽然开口道:“夏玗,不,慕容妤,你怎么不去死?要是我早就去寻短见了。你还有什么面目活着?身为北渊公主你认贼作父十几载,复国在即却犹豫不决。身为元夏公主,却因你的身份导致国破家亡。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

夏珩愤怒道:“嫣儿,你若再说出此等混账话,我不介意早一步送你上西天!”

夏玦也护着夏嫣,说道:“嫣儿说的没错,倒是你鬼迷心窍了。你若敢动嫣儿,我绝不放过你。”

夏玗默不作声地挣脱开夏珩的保护,起身离开太和殿。夏玦想上前抓住夏嫣,却被夏珩挡住了。

05

夏玗跳入了鲤鱼池中,任由身体慢慢沉下,没有一丝挣扎,冰冷的温度侵蚀着仅存的意志。北渊的守将把夏玗救起,裴祺与慕容允一脸着急地守在一旁。得知夏玗去过太和殿,慕容允询问了太和殿的守将,大概知晓发生了何事。慕容允下令火烧太和殿,这一次裴祺并未阻拦。裴祺不会原谅任何伤害夏玗的人。夏玗咳嗽了几声,逐渐醒来。脑里闪过太和殿的画面,夏珩的一次次相护,她做不到毫不动容。

“姐,你没事吧?”慕容允扶起夏玗半躺着。夏玗竟出奇的平静,轻声说道:“我不阻止你复国,兵临城下,我也阻止不了。我只有一个条件,放了我皇兄夏珩,其他人任你处置。”

慕容允恢复了冷静的神情,严肃道:“不可!我便是最好的例子,当年北渊子民尽数被灭,独留我们俩死里逃生,才有今日复国之举。夏珩是元夏皇子,又怎能放过?”

“夏珩他并无这样心思,如果可以他更愿做个平民百姓。”

慕容允道:“当初的我年仅三岁尚不懂事,又何尝有这匡扶社稷之心?只是血脉仅存,必须扛起责任,许多事情不得已却要为之。”

“慕容允,我能保证他不会这样。”夏玗满心期待地望着她这个所谓弟弟,可他却又如此地不近人情。

“不可!”慕容允坚决道。夏玗挣扎着爬下床跪向裴祺,啜泣道:“裴祺……求你放了夏珩。”

裴祺别过脸不忍心看着如此模样的夏玗,他印象中的夏玗是那么的骄傲。裴祺终究于心不忍,扶起了夏玗,开口道:“只怕来不及了,已下令火烧太和殿。”

夏玗脸色苍白,想到夏珩的生死存亡竟也顾不得自己的身子是否安好。夏玗立马推开裴祺,冲出门外往太和殿跑去。

“玗儿,不可!”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06

在路上,已望见前方不远处燃起了大火,浓烟滚滚。夏玗眼泪憋不住,如流水般涌出。她的皇兄,不能死!从小,她总是闯祸,每次都是皇兄替她背祸。她被夏嫣欺负时,皇兄总会为她讨回公道。即便她任性想逃出宫玩,皇兄也会相助。她还没来得及报答皇兄的恩情,他怎能死呢?夏玗心中着急万分,脚步飞快地奔去太和殿。太和殿的守将已撤走,厚重的朱红大门已烧得发黑,里面的大火并没有丝毫减弱之势。夏玗撞开了大门,不管身后的守将如何喊叫,她义无反顾地冲进了火场。太和殿内温度极高,横梁隔三岔五地砸下,里面充斥着烧焦的味道。

“皇兄!”夏玗费尽力气地呼叫着,可此时在太和殿中却如同蚊蝇般小声。在角落里,夏玗发现夏珩已晕了过去。夏玗扶起夏珩,使劲摇晃着。

“皇兄,你醒醒!我是玗儿啊!”

夏珩似乎十分疲惫地抬起眼望着夏玗,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玗儿,快走,这……里危险……”

夏玗早已哭花了脸,哽咽道:“皇兄,玗儿来救你出去,我们一起走。”

“玗儿,乖,快走,皇兄已经不行了。”夏珩想推开夏玗,却使不上任何力气。忽然身后传来倒塌的声音,裴祺冲了进来一手扶起夏玗,另一只手把夏珩架在背上。

“快走!”裴祺大喊着。夏玗头顶上那摇摇欲坠的横梁倒塌了下来,裴祺一把推开了夏玗,横梁却砸在了裴祺的右手。裴祺不负所望终于把夏玗夏珩救了出来。裴祺身负重伤,慕容允已派人替他救治。夏珩平躺在地上,夏玗紧紧地握着他的手。

“玗儿,你听为兄说最后一番话。”

“皇兄,你说。”夏玗擦了擦眼泪,点头应道。

“从你一开始被母妃带进宫,我便知晓你的真实身份。你的弟弟昏迷,只能秘密养在宫外,后来他被北渊的人劫走了。而你被母妃安排在那农夫家中,才有后来的事情把你带进了宫中。你头部重伤失去记忆,一位医术了得的大师曾说你也许五年内可以恢复记忆也许十年。母妃生怕你日后恢复了记忆,暴露了身份,她就不能护你周全了。所以母妃让你服下了那位大师的药,让你不再想起五岁前的记忆。”

夏珩十分费劲地说了一番话,夏玗替他擦拭着额头的汗珠。

夏珩继续道:“母妃担心日后北渊的人会找到你,担心你会责怪她抹去你的记忆,所以把大师留下的一粒药藏了起来,服下即可恢复你五岁前的记忆。那丹药就藏在碧晨宫,在母妃妆奁的暗层里。玗儿,如今你也该找回你失去的记忆了。”

夏玗不可置信地望着夏珩,只见他如今奄奄一息,也实在没有必要撒谎。

“皇兄,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北渊公主……”

“玗儿,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你都是我最爱的……”

夏珩颤抖着手心,慢慢抚上夏玗的脸颊,满足一笑。

“妹妹。”

夏珩的手无力地落下,他闭起了双眼,带着安详的笑容离去。一枚红色的同心结从他的袖口中悄然落下。

“皇兄!”夏玗抱着夏珩,歇斯底里地哭喊着。

07

碧晨宫。容贵妃最爱的妆奁已铺满了尘埃,里面的海棠金步摇安静地躺在妆奁里。夏玗打开了妆奁的暗层,有一小个瓷瓶,里面装着夏珩所说的药,还有一封信。

“玗儿,母妃写下此信是怕有朝一日你对自己的身份起疑,所以母妃写下此信解你疑虑。你的身份是北渊公主慕容妤,你还有个弟弟慕容允。我年幼时有次家族遭难,有一女子救了我一家,她是我容家的大恩人,我们无以为报。在此之后我嫁给了夏承豫当侧室,后来夏氏一族灭了北渊。当时我跟在夏承豫身边,亲眼看着北渊皇后带着五岁的你与你弟弟从城墙上跳下殉国。那一刻我才知道,原来当年救我容氏一家的竟是北渊皇后。只是,事已至此,我亦挽救不了什么。皇城大破,夏氏族人忙着清理整顿。我趁此机会救下北渊皇后和你们姐弟,可惜北渊皇后已当场身亡,而你们姐弟被北渊皇后抱着跳下,所以尚存气息。我拜托容家人替我在宫外照料你们姐弟。你头部重伤,昏睡三个月醒来失去所有记忆,你弟弟比较严重一直昏睡不醒。我想把你带进宫收为义女,又怕你日后恢复记忆我保不住你,也怕连累了容家满门。只好求大师赐药,封住你记忆。后来把你安排在农夫家,才有了后来救驾一事,你就是这样成了元夏的公主。你的弟弟一直昏睡着,昏睡第三年时被北渊旧人劫走。我害怕有一天北渊旧人亦会这样找到你,所以我留下此信与解药。玗儿,你不必难过亦不必自责,身份如何你是无权选择的,亦不是你的错。既是如此,你便倘然接受。服下解药,做回真正的慕容妤。你的母亲,北渊皇后她是一个聪明睿智的女子,胸襟气势决不输男子,你该为你母亲骄傲。最后,玗儿,能做你母妃我亦心满意足。”

08

夏玗拿着解药思虑了许久,看完容贵妃的信她也明白过往的事情。

五岁前的记忆有那么重要吗?只是母妃与皇兄也希望她能找回记忆,做回自己。

夏玗把手中的解药一口服下,思绪如涌泉般袭来。

北渊末年,敌军攻破皇城,满地屠杀,鲜血淋漓。

永呈宫,宫人们并未乱做一团。为首的大宫女跪下恳求道:“奴婢恳求皇后娘娘带着公主与小皇子从顺延门逃走!”

管事太监也跪求道:“皇后娘娘你赶紧带公主小皇子他们走吧!皇上已在金銮殿自裁了!”

北渊皇后脸上看不出丝毫慌张,反而妆容精致,衣装整齐。

“皇上与北渊共存亡,本宫又岂能贪生怕死?”

“皇后娘娘也要为公主与小皇子考虑啊,他们还小。”管事太监着急道。

北渊皇后蹲下身子,一手拉着慕容妤,一手拉着慕容允。

“妤儿,允儿,你们是北渊的公主和皇子。如今北渊已亡,你们怕死吗?”

慕容妤紧张兮兮地望着跪在地上的宫人们,再望了望从容淡定的皇后。

“父皇母后都去赴死,妤儿不愿一人苟活,妤儿不怕死!”慕容妤嘴上说着不怕死,可眼里却泛着泪光。

“允儿呢?”北渊皇后问道。

“母后与姐姐都不怕死,允儿也不怕。”

慕容允不过三岁,只怕连死为何物也不知。

“好!不愧是北渊的公主与皇子!”

数丈高的城墙上,寒风呼啸。

“妤儿,允儿,你们怕吗?”北渊皇后紧紧牵着两人的小手。

“不怕。”慕容妤声音颤抖着。

“允儿也不怕!”

北渊皇后凄美一笑,道:“乖,母后抱着你们,不会让你们太疼的。”

北渊皇后抱着公主与皇子纵身一跳,寒风凛冽中飘荡着最后一句话。

“国之不存,民将焉附?”

09

从碧晨宫出来,夏玗神色间并未多大的变化。走至回廊处,遇见了正好在寻夏玗的慕容允。

夏玗缓缓地迎面走去,轻轻抱住了慕容允。

“允弟,这些年你受苦了。”

慕容允忽然间泣不成声,卸下了伪装哭得像个孩子般。

“姐……你终于想起我了!”

夏玗松开慕容允,替他擦拭着脸上的泪水。

“处理完元夏皇族的安葬,你也该好好准备登基庆典。”

慕容允点了点头,笑得心满意足。

“我要姐帮我筹备。”慕容允挽着夏玗的手,一副姐弟情深的模样。

三日后,是礼部定下的吉日。慕容允登基,北渊复国,改年号天朔。

封慕容妤为护国长公主,赐南郡十城封地,食邑万户。

封裴祺为襄王兼任丞相一职,是北渊唯一异姓王。

本该持续一个月的登基庆典,在第十日便提前结束了。慕容允认为短时间内改朝换代,生怕民心不稳,早早就埋头苦干沉浸在堆积如山的奏折中。这日,夏玗私下向慕容允请辞离开皇城。

慕容允瞠目结舌,道:“姐,我们才刚复国,根基未稳,你便要抛下我一个人了?”

夏玗却是心平气和说道:“我不过一个女子,国事上帮不了你。这十日我也看到你十分尽责地处理国事,姐姐相信你日后定是位明君。你虽年纪尚轻,但北渊遗留的大臣们会尽心辅佐你的,更何况……不是还有襄王吗?”

慕容允十分着急:“你决意离开是介意我?还是裴兄?”

夏玗闭上了眼睛,火烧太和殿的一幕始终挥之不去。

“姐,裴兄这些年为你做的事情远比你想象中要多。他求娶夏嫣,你以为当真是为了得到刘坦手中的兵权吗?刘坦早已对你身份起疑,他不先行一步控制他你早已危在旦夕。还有上次太和殿他为了救你,右手被坠落的房梁砸断,太医说他的右手再也不能拿剑!你知道这对于一个男子来说,是多重的打击吗?还有……”

夏玗打断了慕容允,淡淡道:“够了……容贵妃惨死,火烧太和殿,夏珩死在我怀中依然历历在目。你是我嫡亲的弟弟,我尚且不能做到完全的心无芥蒂,更何况是他?立场不一样,我又能责怪谁呢?我自己还不是一样?走了也好,至少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慕容允知道她一心决定了的事情,谁也劝阻不了。他叹了叹气道:“那你打算去哪?”

“天大地大,自有容身之处。”

10

三个月后,裴祺以伤重为由向慕容允辞官。

城墙上,慕容允与裴祺吹着瑟瑟寒风,一同望向远方。

“我就知道高官厚禄也是留不住你,说吧,打算去哪?”慕容允拍了拍裴祺肩膀,淡淡一笑。

裴祺望着远方,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一丝笑意。

“天大地大,去找她的容身之处。”

慕容允哈哈大笑,随后认真嘱咐道:“好好照顾她。”

裴祺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数丈高的城墙,经历了一次次的改朝换代,鲜血一层一层的浸染,它依旧在寒风中屹立不倒。

记载着许许多多家愁国恨、爱恨别离的故事。

最后编辑于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
  • 序言:七十年代末,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,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,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,老刑警刘岩,带你破解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141,930评论 1 299
  • 序言: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,死亡现场离奇诡异,居然都是意外死亡,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,发现死者居然都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60,888评论 1 255
  • 文/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,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,“玉大人,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。” 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,606评论 0 211
  • 文/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,是天一观的道长。 经常有香客问我,道长,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? 我笑而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,848评论 0 175
  •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,我火速办了婚礼,结果婚礼上,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。我一直安慰自己,他们只是感情好,可当我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48,544评论 1 253
  • 文/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。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像睡着了一般。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。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,一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,671评论 1 173
  • 那天,我揣着相机与录音,去河边找鬼。 笑死,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,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。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,决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0,312评论 2 267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,长吁一口气:“原来是场噩梦啊……” “哼!你这毒妇竟也来了?”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,我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,112评论 0 165
  •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,窒息,最后皮肤化为焦炭。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,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,899评论 6 229
  • 序言: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,失踪者是张志新(化名)和其女友刘颖,没想到半个月后,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,经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2,451评论 0 213
  •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,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…… 初始之章·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29,221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,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。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。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0,541评论 1 225
  • 白月光回国,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。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。[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,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。]我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,196评论 0 31
  • 序言: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,死状恐怖,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,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,我是刑警宁泽,带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27,079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,位于F岛的核电站,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,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。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,却给世界环境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1,448评论 3 204
  • 文/蒙蒙 一、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。 院中可真热闹,春花似锦、人声如沸。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“春日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597评论 0 8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。三九已至,却和暖如春,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,已是汗流浃背。 一阵脚步声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969评论 0 164
  •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,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…… 1. 我叫王不留,地道东北人。 一个月前我还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3,451评论 2 230
  • 正文 我出身青楼,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,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。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,可洞房花烛夜当晚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3,523评论 2 229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