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手之后

【郑重声明:文章原创首发,文责自负】

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紧紧盯着我。

在人来人往的地铁上。

我慌忙拿起手机给任弈打电话。

提示音传来对方已关机,

我才想起,我和他已经分手了。


1

三个月前,我的父亲因病去世,作为男朋友的任弈没有陪在我身边。

我提了分手。

他红着眼,犹豫了半晌,答应了。

“钟筠,对不起。祝你幸福。”

他没有挽留,也没有听懂我话里的委屈和负气。

我们自小在一条街上长大,他是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小霸王,张扬又无赖。我是个文静乖巧的学委,天天围着老师转。

他爸爸经常把我当成学习的榜样,让他多向我学习。

所以他经常会在春天的时候用昆虫吓我,在夏天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我的笔盒,在秋天的时候故意踩脏了我的白鞋,在冬天的时候抢了我的帽子,最后都免不了被他爸爸拎着来向我道歉。

在我情窦初开,暗恋班草的时候,他那似笑非笑的眼睛总是时常闪现在我眼前,仿佛在说,小心啊,我可盯着你呢,别被我抓住早恋的把柄。

我则在他想要逃课抄作业或者打游戏的时候,拿出小本本记下来,告诉他周末一起去给任叔叔汇报。

他对我恨得咬牙切齿,我也不敢轻易越出雷池,只好把那种朦胧的美好化作学习的动力。

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原来男孩子可劲地欺负一个女孩子,并不一定是因为讨厌。

而是,喜欢。


2

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。

我手机被偷之后,他第一时间赶来。请我吃了一顿大餐,安慰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。并且送了我一个最新款的手机,作为我们多年结怨的和解礼物。

我在公车上遇到咸猪手时,他把对方一顿狠揍,说是送进去之前先为之前被他骚扰的女同胞们报个仇。

我被人表白时,他不知道从哪里扒来了对方详尽至极的资料,跟我追条分析,从星座到性格再到三观的差异。

我问他凭什么管这么宽?

霸气的他却扭捏了半天,最后说不想觊觎了多年的白菜,被别的猪给拱了。

我操起手里的糖葫芦追了他两条街,最后累得气喘吁吁地边吃边休息。

他小心翼翼走到我面前:“你打吧,我就是喜欢你,喜欢了很多年了。”

“我要吃火锅,把体力值补回来再打。”

他蹲下。

“上来吧,我背你去。”


3

闺蜜白茵说,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,是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。

就像她现在的男朋友,是失恋后在健身房遇到的健身教练。

“一定要过得比他更好,这样才够解气。”

白茵把我手上的鸡尾酒放在桌上,拉着我一起跳下了舞池。

重金属的音乐冲过耳膜,让人忍不住跟着节奏尽情释放着。

我们被人群冲散,有人靠过来,试图贴着我。

手搭在我腰上的瞬间,我猛地后退,一阵恶心。

对方却拉住了我的手,轻佻地把我拽回去,圈在胸前。

我用力挣扎着,人潮和音浪盖过了我的声音。

他搂着我往卡座走去,看着就跟闹别扭的情侣没什么两样。

忽然他惨叫一声,放开了我。

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士站在眼前,压迫感十足地捏着那人的手,低斥一声“滚”。

那人便弯腰低头窜了出去。

“谢谢。”我扯了一下衣裙,朝他点点头。

“怎么谢?”他挑了挑眉,摇晃着手里的酒杯,有些严肃。

我愣了一下。

“那就告诉我你的名字吧。”

“你好,我叫钟筠。”

“原来你就是钟筠啊?”他眉眼间星光一闪,倒有一丝欣喜。

白茵猛然跳出来,拍了一下我的肩,朝眼前的人挥手打了个招呼:“hi,你们已经认识啦?”

居然是周瑾,白茵想要介绍给我的相亲对象。


4

周瑾坚持要送我回家,理由是东南西北都顺路。

他是个很会活跃气氛的人,一眼就看透了我的慢热和迟钝。

就好像坐在车里,我才反映过来,东南西北都顺路的前一句是——对于喜欢的人。

白茵不在,我有些拘谨。

他随意地说着新上映的电影和新开的餐厅,和我讨论着喜欢的情节和菜式,就像一个相识多年的朋友,让我瞬间变得轻松起来。

快进小区时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是任弈。

他定定地站着,望向我家的方向。

我趴在窗上想要叫住他,却发现他手上拖着出差用的行李箱。

转眼,便消失在车窗外。

他也许只是路过吧,又或者是有话想对我说,为什么不打电话呢?

迷迷糊糊想着,怎么也睡不着。

听着窗外的风声,刮得哗哗直响。

手机适时响起,是周瑾:故事时间到,想听吗?

我向来不太擅长和不熟悉的人聊天。但是他的话莫名勾起了我的兴趣,便回了一句:什么故事?

他直接打了电话过来,话筒那边的声音洋洋盈耳,低沉而又让人觉得安宁,颇有些电台主持人的韵味。

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故事,王尔德的《玫瑰与夜莺》。我曾经为夜莺感到痛惜,它不懂得人性的复杂,能为一朵玫瑰寻死觅活的人,必然也能决绝地将玫瑰抛弃。

周瑾说,夜莺不是不懂,只是这就是爱情的魔力,让它义无反顾地沉醉。


5

清晨在闹钟声里醒来,昨晚的通话时长居然有两个多小时。

我好像很久没有跟谁聊过这么长时间的电话了,尤其是一个认识不久的朋友。

这几年,任弈越来越忙,我们之间的通话越来越短,有时候分隔两地,也只是简单的几句问候和未曾言尽的思念。

曾经的我们,明明有说不完的话,道不尽的思念。

他会跨过大半个城市来我的学校看我,给我送花,陪我宵夜,听我说着不知所云的气话,笑话和情话。霸气的宠着我护着我,陪我笑任我闹和我一起疯一起憧憬地老天荒。

然而现在,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我收拾起复杂的心情,走出了小区。

一眼就看到了周瑾的车,他站在车旁,朝我挥着手。

副驾驶放着几样早餐,都还温温热着。

其实我坐地铁很方便,家和公司刚好都在地铁口,三站路的距离。

周瑾推着我的肩,把我塞进了车里:“现在早高峰呢,咱不去添乱。”

系上安全带,再把我压住的头发捋了出来,他的手指纤长温暖,仿佛在我耳上点了一把火,有些烫。

我一直不太懂得拒绝别人,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办公室里。每次妥协着答应下来,做了不想做的事,心里就会有些委屈。

恨自己嘴笨,心软。

但是现在,吃在嘴里的早餐是鲜甜的。


6

白茵约我下午茶。

我们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又在同一个城市工作。

她向来果敢又清醒,是我一直很羡慕的对象。

周瑾是她在健身房认识的,同时也是她那个教练男朋友的金卡客户。

所以她先打探了一番,确认对方单身,就立刻想到了我。

“这身材颜值,还满意吧?”

我低着头塞了一口蛋糕,心里突突的跳着。

为了感谢周瑾这两天上下班做我的专属司机,我决定请他吃饭,然而他却抢着买了单。

天色尚早,他提议去湾区摩天轮看夜景。

湾区的摩天轮坐落在商业广场边的海湾处,风景优美。原本应该是十几个人一个舱,可轮到我们时,却刚好只进了两个人管理员就锁了门。

我笑着问他是不是用了钞能力。

他说一切都是天意。

摩天轮转到最高的位置时,城市的灯火和不远处的湾区大桥相映成辉,美轮美奂。

他站在我的身后,原本只是右肩靠着我。忽而观景舱骤然停了下来,由于惯性,我向前倒去。

他立刻伸手扣着我的腰稍稍一揽,整个人就撞进了他怀里。

他低下头,呼吸有些急促。

然而手机提示音突兀地响起。

只有一句话:钟筠,我很想你。

是任弈。

我没有回复,但也完全没有心情再欣赏舱外的景致。

7

我需要时间考虑和周瑾的关系。

心里并没有完全放下任弈,他依然会影响我的决定。

周瑾无奈地笑了笑,说他愿意等。

然而,自收到那条短信后,就没了下文。应该是喝了酒或者一时感慨。

我回拨过去,已是关机状态。

而周瑾却是天天适时的出现。

我决定收拾好家里的东西,做一次彻底的断舍离。

叮咚,门铃声响了,是快递员。

我手上拿着东西,不方便开门,让他把东西先放在门口。

但他说这是一个文件,需要我签名。

我心下有些疑惑,文件类的快递从来只会寄到公司,怎么会有人知道家里地址。

正准备开门,却突然发现快递员有些似曾相识。

他带着鸭舌帽低着头,还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。

这......分明是昨天在地铁上盯着我的帽衫男啊。

我全身僵硬地愣在门口。

而他在催着我赶紧开门签字。

我赶紧反锁了门,拿起手机想要报警,却正好接了周瑾打来的电话。

他说买了些我爱吃的水果,刚好路过我楼下,问我在不在家。

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,我赶紧跟他说了情况。

8

周瑾急匆匆上来时,那个快递员,哦不,帽衫男自然已经不在了。

我小心地开了门,周瑾给了我一个安抚的拥抱。

他建议这两天先搬去他家,然后他托认识的公安朋友查一查监控录像,确认一下那个帽衫男的身份。

我有些犹豫。

白茵和男朋友同居,不太方便打扰。如果回家,又怕妈妈知道了原委会担心。于是我接受了周瑾的建议。

他的家收拾的非常干净,没有太多的装饰,也没什么烟火气,好像展出的样板间似的。

周瑾解释说因为平时工作忙,所以不常在家,只是晚上回来睡个觉,平时请了人定期清洁,所以看着比较新。

我笑了笑表示理解,事业型的男人大抵都是这样吧。就像白茵的前夫,三天两头都是出差和住酒店,回家的时间少之又少,白茵刚搬进去的时候,就感觉异常冷清。

9

周瑾说他的朋友已经在查找那个帽衫男了,让我不要担心。

每天依旧贴心地接送我上下班,然后陪着我一起买菜做饭,虽然他厨艺不行,但态度很好,每次都积极的打下手和收拾残局。

我很感激他的仗义收留,他却说是他占了便宜,我让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。

这两三天的相处,让我心里的天平向他倾斜了很多。他确实是个理想的男朋友,温柔体贴又愿意花时间精力陪我,看起来也没有三心二意的玩世不恭。

警察那边最终也有了结论,周瑾说那确实是个在地铁和公车上跟踪拍摄女孩的惯犯,只不过这次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,所以被拘留或者关押的可能性不高。

周瑾再次向我表明了心意,希望能做我的男朋友。

我答应了。

10

周瑾带我认识了他的几位朋友,也带我见了他的父母。

朋友们对他的评价都很好,仗义大方深情又专一。父母对我也很亲切,第一次见面就给了我一个大红包,说是难得儿子遇到了喜欢的姑娘。

一切都很平顺,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。

能感受到他是真心想与我长久发展,走进婚姻生活的。

也许是到了某个年龄节点使然,也许是受到身边同事朋友陆续结婚的影响,我觉得周瑾,就是在对的时间出现的那个人。

白茵说,如果喜欢就不要犹豫,时间长了就容易充满未知的变数。

是啊,变数,就像我和任弈。

认识了十几年,最后还是遗憾收场。

就像两只气球,越飞越远。

11


一个妖娆的女子,在周瑾的车前纠缠。周瑾解释说,这是一个合作过的客户,对他一直有些心思,他已经坚定地拒绝过了,只是没想到今天刚好在这遇上了。

那个女子最终怏怏地离开了。

周瑾在烛光里诚挚地向我求了婚,笑着说戴上婚戒就没人会打他的主意了。

他想要结婚的意愿很强烈,我决定在按部就班的人生里激进一次,答应周瑾的求婚。

白茵很开心,陪我一起准备着婚礼的用品。

我也没想到当时笑她恋爱脑闪婚,现在也轮到了自己。

不过她的脸色不太好,有些苍白。

我叮嘱她别太累了,她笑着说老毛病了,没关系。

是了,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。

我小心翼翼地搀着她下楼,送她回家。

车子从小区绕出来的时候,忽然瞥见了一个奇怪的身影,我趴在车窗上回头张望,他却消失在石柱后面。

是那个帽衫男吗?

我有些疑惑,不知道是自己眼花了,还是因为心里有阴影,看到穿帽衫的人就有些紧张。

12

弟弟和妈妈听说我要结婚,都有些抵触。第一是舍不得,第二是他们内心里早已认定了任弈。

接受周瑾,需要时间。而且婚礼也需要细细筹备,所以定在了两个月后。

周瑾很在意我家人的感受,时常买了礼物陪我回家,抢着帮忙干活。

妈妈住在原来老房子拆迁后新盖的小区里,离我相隔了两个区的距离。

自从父亲去世后,妈妈表面上看着跟以前一样,但其实常常一个人偷偷抹眼泪。

我每次周末回家劝她换个环境去跟我一起住,她都说舍不得父亲的东西一个人留在这,舍不得认识了大半辈子的街坊邻居,不愿意离开。

好在弟弟刚好毕业,决定回来工作,跟妈妈一起住,我才稍稍放下心来。

13

白茵的病情突然有些恶化,医生建议最好做个手术介入治疗,但是手术的成功率只有50%。她是先天性主动脉瓣狭窄和瓣膜发育不全,还有中度的主动脉反流。

最近还常常伴有心悸和晕厥的症状出现,她男朋友很紧张,时刻不离地照顾着。

小的时候因为这个病,她的父母几乎掏光了家底,一边赚钱治病,一边照顾她,也没有再生二胎。

好在后来病情慢慢稳定,白茵靠自己努力买了房,在一线城市站住了脚。父母也安心的回了老家。

这次手术,老人家很清楚医生的话意味着什么,急匆匆就买了票赶过来。

可刚到楼下时,就出了意外。白茵死在了父母的面前。

她从阳台坠了下去,手里紧紧握着一条丝巾。

阳台上还散落着一些折好的衣物,看样子是因为在阳台收衣服时,丝巾飘了出去,白茵一时没抓住,或者是由于眩晕,摔了下去。

她的父母伤心欲绝,没想到千里迢迢赶来,却白发人送黑发人。然而,他们又怪不了别人。白茵的男朋友是因为去接他们,离开了家。

我很难相信,前几天还陪着我挑选婚纱的人,就这样突然不在了。

白茵的父母一夜之间苍老了不少,抹着眼泪,叹着气,决定带女儿回到老家安葬。

然而,我却无意中撞见了周瑾和白茵的男朋友在吵架,两个人都很激动,还差点打了起来。

14

白茵的去世,给每个人笼上了一层阴影,我决定推迟婚礼。

周瑾亦是满目愁绪,早出晚归地忙碌着。

我问他是不是公司出了事,他帮我吹着头发,说没事。

然而,没过几天,我却发现他半夜悄悄起了床,在客厅里安静了一会儿,有淡淡的烟味弥漫开来。我正想去客厅,就听见了关门的声音。他出门了,电梯显示停在了36楼。

我心里一凛,赶紧按开了电梯跟了上去。

他的手边放着还未喝完的酒,双手抓着栏杆,向下眺望着。

我冲过去从身后抱着他,让他千万冷静,不要做傻事。

他有些憔悴地转过身来,轻抚着着我的头发:“抱歉啊,让你担心了。”

原来公司的项目资金出了问题,向银行申请的贷款要两个月后才能到账。但是竞争对手却没给他喘息的时间,如果资金不到位,就会马上失去这个项目,前期的投入也打了水漂。

缺口是五千万。

我爸爸留给我的房子加现金,刚好足够。

15

周瑾说他已经决定去找高利贷借,反正两个月后银行贷款一到就可以还上了。先把公司的危机度过再说,毕竟这个项目是市政项目,保本稳赚。

我的薪金账户里有一千万是随时可以取用的,我决定先转给他救急。至于其他的部分,我需要问问我的客户经理。

周瑾很诧异,他以为我只不过是在这一线城市里一个普通的国企员工。

除了身边极其亲近的人,确实很少有人知道,我们家原来城中村自建房的拆迁所得,足够一家人一辈子衣食无忧。

父亲病逝时,把家里的遗产做了划分,我和弟弟名下各有房产和现金。但我们受父亲的影响,都是勤勤恳恳的人,从不浮夸招摇,日常的吃穿用度也并不追求奢华享受。

16

在银行楼下的咖啡厅里,居然看到了白茵的男朋友。

他居然和那个跟踪过我的变态帽衫男在一起。

我悄悄溜过去坐在了邻座,隔着高高的沙发背椅,听着他们的谈话。

原来白茵曾经为男朋友做过一个经济担保,用自己的名下的房子。现在他们不打算还钱,房子要被收走了,正在商量如何应付白茵的父母。

我忽然有些寒意。

如果他一开始就是冲着骗钱来的,那白茵的死,会不会不是意外?

葬礼上,周瑾和他的争吵,又是为了什么?

我心里很不安,决定去周瑾的公司看看。然而,大门紧闭,且落了锁。

正准备离开,却发现周瑾打着电话从电梯走了出来:“亲爱的,我马上回来,稍等我一下。”

亲爱的?我愣了一下,没想到周瑾还有其他的女朋友。

车到了一个老旧的居民楼区,都是住家的人,晒衣服晒被子,还有打牌打麻将的,人来人往,我跟在后面并不突兀。

他熟稔地上了楼,在三楼的一个门前停下来,很快门开了,他左右看看,闪身而进。

窗户关着,还拉了窗帘,但隔音效果并不好,凑近了就能听到里面的声音。

是一个女子的调笑和一阵阵不可描述的声音。那女子的声音,我好像在哪听过。

我紧紧的捏着拳头,指甲一点点往肉里掐,努力回想着这个声音,原来竟是周瑾求婚前,那个在车前纠缠的女子,声音很柔媚,但又有些哑。

只听得那个女子娇嗔地抱怨着:“怎么这么久都没拿下啊,可不是你的风格呢。”

周瑾:“原本一切都尽在掌握的,都怪那两个蠢货,没看住白茵,被她察觉了。她的死吓到了小猫咪。不过,没关系,等我和她结了婚,她和他弟弟名下的房产和现金,就都是咱们的了......”

我听得头皮发麻,全身的血都在翻涌。

17

所以白茵的死,真的不是意外。

他们不仅想要我名下的房产和钱,还想害我的弟弟。

我不敢往下想,这个时候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把他们绳之以法,让他们血债血偿。

我的腿有些发抖,额头上也冒出了很多冷汗。一个打扮的很时尚的女子从隔壁出来,看了我一眼。我赶紧低下头,往楼梯走去。

她却讥笑着问了我一声:“没事吧?”

我习惯性地回了一句:“没事谢谢。”

忽然想起这里的隔音不太好,赶紧往楼下冲。到楼下时一回头,果然发现周瑾站在走廊上看着楼下,打着电话。

我来不及掏出手机报警,只想着赶紧先逃离这里。

一辆车向我驶来,拦在了前面,有人下了车,是白茵男朋友。

我大声呼叫着转身就跑,但他很快追上,轻易扣住了我,用手肘弯着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,一转身就上了车。

有路人好奇的看过来,他笑着解释说跟女朋友闹着玩呢。

我内心里一阵恐慌,拼命挣扎狠狠地咬在他的手上,但他没有松开。直到车子开出去了很远,他才狠狠推开了我。

司机就是那个帽衫男。

18

车一直往郊外开去,他把我的手反绑在身后,一直到一个废弃的垃圾回收站才停下来。

我被关在了一个破房间里,守着我的那对老夫妻就是曾经假装过周瑾父母的人。

没过多久,周瑾也出现了,一起来的还有那个女子。

我缩在角落,惊恐地望着他们。

周瑾蹲下来,手扣在我的后脑勺,一改平时的温和: “钟筠啊,你说你何必那么清醒呢,糊涂一点不好吗?”

我恨恨地转向了一边。

他们用变声器给我弟弟打了电话,让他把钱转到指定的账户,并警告他别报警,不然我就死定了。

我看了看四周,房间里什么家具都没有,墙上有一个很高很小的通风窗户。绳子绑的很紧,我没有找到任何锋利的东西。

我有些绝望,房间外面偶尔传来他们的对话。我才知道,原来他们从白茵那听说了我,就联手设了局。周瑾的公司和家,都是临时租场演的戏。

白茵无意中听到了她男朋友打给周瑾的电话,想要给我示警,却最终死于非命。

19

我不知道弟弟是怎么和他们周旋的,他们暂时没有伤害我,但也没有给我水和食物。

两天一夜,未知的恐惧蔓延到了全身的末梢神经里,我提心吊胆又悔恨着自己的大意。

我寻找着各种自救的办法,最后发现电影里都是骗人的,我根本解不开,也磨不断这粗壮的绳子,无非是生生把自己的手弄出了血痕和刮痕。

那个妖娆的女人,时常进来检查一下我的绳索。看到我手上的血,冷笑着给了我一巴掌,将我拽到了角落里,然后怼着我狼狈慌张的脸拍了一张照。

若不是要跟我弟弟确认我还活着,也许他们早就......

第三天的黄昏,我突然看到窗外闪过了一个黑影,有一张脸出现在窗外,很像任弈,是幻觉吧?我的嘴微微一动,却被胶带扯得肉疼。

那个通风的窗户,根本没法容一个成年人进出。

我的意识正在脱离我的身体,我感觉自己变得越来越轻,好像可以从窗户飘出去了。

20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面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响,那声音猛地穿透了我的天灵盖,直接将我拉了回来。

有人踹开门冲了进来,为我割开了绳索,撕开了胶带,那张脸满是心疼和自责,真的,是任弈啊。

我知道他曾经无数次这样救过别人,却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奄奄一息的躺在他的怀里。

他叫着我的名字,抱起我慌张地冲了出去,外面很吵,也很刺眼,任弈一直在喊着什么,我有些听不清......

毕业后,他总是缺席我的生活,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特训和任务。所以他觉得他给我不了我想要的未来,尊重了我的决定。

却在离开我的日子里,拿着手机写了删,删了写,反反复复在与我的对话框里迟疑。

发了狠地训练和出任务,没有给自己一丝的喘息时间。

直到上一次任务中,为了救人受了重伤,手再也不能握枪。

昏迷之前,给我发了一条信息:钟筠,我好想你。

我没有回。

醒来后知道我有了未婚夫,就直接关了机,他怕会忍不住打给我。

后来准备去新岗位报道,却听到了我被绑架的消息。央求队里一起来进行最后一次任务,救我。

21

我在医院醒来,挂着点滴。

任弈拿着暖手袋小心地帮我捂着手,那双熟悉的眼睛里,满是欣喜。

我哽咽着喊了一声他的名字,声音却好像卡住了,嗓子里火辣辣的。忍不住皱着眉头哭了起来。

任弈眼尾微红,柔声安抚着我: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。”

然后紧紧地抱着我,拍着我的后背,就像从前每一次哄我时那样。

白茵男朋友驾车逃跑时,撞向了拦截的特警,被当场击毙。其他人也都被拘捕归案。

他们是一个专业的诈骗团伙,在我和白茵之前已经骗了十几个人。每次都是先铺设好背景和人设,互相配合着在各个城市作案,金额高达数十亿元。

我的钱,除了最开始的一千万,已经流向了境外,一时半会儿是很难追回来了,其他的都及时被冻结了,并没有损失。

短短三个月,经历了分手,闺蜜意外离世,被绑架,恍如隔世。

22

“姐夫,一会儿出院了来家里吃饭吧”

“好啊。”

他俩自然得跟从前一样,仿佛从没分开过。倒是我,有些不知所措。

我请了年假,回家躺着,听我妈碎碎念。

任弈转了岗,不用时常住在队里,也没有之前那么忙了。他说人生总有取舍,经历了生死,才明白唯一不想留下的遗憾的是我。

我们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刚和解不久的大学时期,试探着走向彼此,带着得来不易的重逢。



(全文完)

还是爱你,只是深藏于心
最后编辑于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
  • 序言:七十年代末,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,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,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,老刑警刘岩,带你破解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180,247评论 5 437
  • 序言: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,死亡现场离奇诡异,居然都是意外死亡,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,发现死者居然都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75,814评论 2 342
  • 文/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,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,“玉大人,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。” 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28,630评论 0 297
  • 文/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,是天一观的道长。 经常有香客问我,道长,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? 我笑而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8,723评论 1 254
  •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,我火速办了婚礼,结果婚礼上,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。我一直安慰自己,他们只是感情好,可当我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57,517评论 4 337
  • 文/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。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像睡着了一般。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。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,一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,564评论 1 250
  • 那天,我揣着相机与录音,去河边找鬼。 笑死,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,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。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,决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4,549评论 3 365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,长吁一口气:“原来是场噩梦啊……” “哼!你这毒妇竟也来了?”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,我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3,108评论 0 237
  • 序言: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,失踪者是张志新(化名)和其女友刘颖,没想到半个月后,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,经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7,238评论 1 278
  •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,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…… 初始之章·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2,804评论 2 285
  •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,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。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。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4,465评论 1 300
  • 序言: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,死状恐怖,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,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,我是刑警宁泽,带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0,489评论 3 294
  •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,位于F岛的核电站,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,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。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,却给世界环境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5,757评论 3 288
  • 文/蒙蒙 一、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。 院中可真热闹,春花似锦、人声如沸。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“春日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7,510评论 0 17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。三九已至,却和暖如春,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,已是汗流浃背。 一阵脚步声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8,724评论 1 240
  •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,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…… 1. 我叫王不留,地道东北人。 一个月前我还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9,021评论 2 318
  • 正文 我出身青楼,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,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。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,可洞房花烛夜当晚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8,561评论 2 318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