惨遭霸总抛弃后,我靠赚来的钱成了富豪榜第一名

白月光回国,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。
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。
[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,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。]
我眼中含泪,却还是点头。
[给我钱,不然你整死我吧。]
霸总:.....
我:谁都别挡着我发展事业。
1
[你好,我是金思思。]
女人带着温婉的笑容,眼中的讥讽却快要溢出。
我愣在原地,手却悄悄攀上她的胳膊。
捏起一小撮肉,一拧。
女人尖叫一声,[你掐我干嘛?]
表情恶毒,我内心就差痛哭。
是真的!!!
白月光终于回来了!!

8c2f3835082165c87c401850c7bea9e1.jpeg

带着激动,我径直冲向总裁办公室。
一把推开门,我的脸上早已布满泪痕,[容森!她怎么回来了?]
偌大的办公室被装的金碧辉煌,是看一百次也会嫌弃的程度。
男人被吓了一跳,脸色微愠,[你吵什么?]
一瞬间,我脸上血色尽褪,瘫坐在地上,[容森,我陪你身边四年了,金思思现在回来,我算什么?]
听到心上人的名字,他缓缓起身,眼神阴沉,带着警告,[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,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。]
终是忍不住,我敛下眉眼,忍着泪,点了下头。
说出来的话却大相径庭,[给我钱,不然你整死我吧]
【......】
空气安静了,地砖很凉,我半个屁股已经麻了。
又等了一会还没有人说话。
我愤怒的抬头,[你要抠死啊,我跟了你四年,连分手费都不给?]
容森似乎难以消化我这幅样子,磕磕绊绊的开口,[你要...要多少?]
[十个亿。]
我很善良,容森一年能赚八九十亿,要的不算多。
果然,他斟酌一会朝我颔首。
随后签下支票。
我飞速爬起,一把抢过生怕他反悔。
容森看向我的目光快要结冰,[用钱能买到的贱人,也就只能做个情人。]
我瞪大了眼睛,[要是没有钱,你那根小辣椒我一秒钟也忍不了。]
他表情一僵,起身看我,办公室的温度骤然下降,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活吞了我。
[你说什么?]
我猛地一拍桌子,直直的对上他的眼睛,没有半点惧意,一字一顿的说。
[我说,你是牙签,是金针菇,没有钱我一秒钟也忍不了。]
砰!!
老板椅被他一脚踹倒,随后还踉跄两步。
我毫不客气的大笑,[装逼!]
随手掏出镜子,妆容还是依旧精致。
一开门,金思思就在门口。
她有一瞬间慌乱,不过马上恢复笑容。
我勾起红唇,附在她耳边,[别谢我,牙签留给你喽!]
身后传来怒吼,[华酒!!!]
我嗤笑一声,[喊你爹干嘛!]
秘书部的员工基本都认识我,容森带我来的次数不少。
此时他们震惊的目光让我愉悦,索性附赠了句,[祝各位早日脱离这个破公司哈!]
办公室里还传来摔东西的声音。
而我功成身退。
该去办点正事了。
2
[华总您终于来了,霍先生已经等半天了。]
一下车经理迎上来。
我把车钥匙递给她,急匆匆的补了下妆。
电梯刚上去,我飞一般爬上五楼办公室。
确认无误后,推开门。
男人捧着电脑,端坐在那,脊背挺直,身形修长,如劲竹一般坚韧。
[霍先生?]
男人抬头,并没有因为等待展露出不耐烦。
[你好,我是霍青竹。]
[你好,华酒。]
我扬起笑容,直接切入重点。
[霍先生,咱们先看看样机视频?]
[好。]
我们到办公桌对立而坐。
播放视频。
机器的样貌清晰的在我眼前浮现。
霍青竹很认真,根据视频给我讲解。
我没忍住瞄了他一眼。
这人不会也是穿越的吧?
但当他说出自己的设计理念时,我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思路详细的就差念族谱了。
低沉的声音像是大提琴演奏一般将机器里里外外讲了个遍。
看他不停吞咽口水,我细心的给他倒了杯茶。
[好的,霍先生,我基本了解了。]
霍青竹的眼中闪过忐忑,不停的扣手似乎能减轻他的压力。
[我们的技术包括已经现在的初代机器已经很完善,只要有资金注入,马上能启动很高标准。]
手指轻点桌面,我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。
[你的目标是什么?你需要多少钱?这些霍先生回去可以做一个报表给我。]
他闻言激动不己,咧嘴笑露出一口白牙。
[行,我回去就做。]
说完起身离开,看着他同手同脚我轻笑出声。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总感觉他的脚步加快了。
安静下来,我陷入沉思。
我是华酒,来自蓝星的高级美容中心老板。
一场车祸把我带到书中的世界。
面对脑子里多出来的剧情,我选择妥协,毕竟也只有这一条路,绑架,威胁,恐吓这些我一个也不想经历。
不过,要加钱。
做了四年金思思的替身,我没少赚。
容森长得很帅,身材也好,还有一点,他不会碰我。
今天在办公室说的话都是故意给秘书部的人听的,没想到还有个意外之喜。
现在是原剧情中最重要的一个节点。
白月光金思思回国,在容森的力捧下成了当红小花,我被抛弃,成了圈子里的笑柄,迫于舆论压力,自杀死在家中。
毕竟原剧情中,我是真的爱容森,但现在,这个剧情将会被我改写。
我攒了三年的钱,全部用于投资H9。
但短短半年时间我已经赚回本金。
在其他美容院还在为补水保湿争个头破血流的时候,我已经将蓝星的护理、保养、修护项目全搬了过来。
成功垄断所有高级客源。
回神,抿了口茶。
湛蓝的天空转瞬间乌云密布,
我眯了眯眼。
在蓝星我是美容行业的领军人物。
那么在这个世界,我也不遑多让。
我能成功一次,就一定会有第二次。
3
隔天下午,霍青竹的文件就传过来。
表格做的很细,包括每一个机器的研发理念都标了出来。
这个世界美容行业尤其匮乏。
只要我抓住这阵东风,直接就能借力而起。
沉吟一会,我回复他。
[最近找时间见一下,签合同,建工厂。]
对面秒回。
[好。]
收拾了资料,我刚到家,便察觉出不对。
门口的地垫似乎歪了一点。
空气中还多了一丝血腥味。
在玄关处驻足了五秒。
我果断选择先跑为敬。
卧室内传来细微声响,我轻缓抬脚。
压下门把手。
咔哒。
我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拔腿就跑。
好巧不巧电梯刚下去。
没办法,转身朝着楼梯间跑去。
只差一步之遥。
斜对面的房门打开,我和出来的人迎面相撞。
[嘶...]
砰的一声,双双倒地。
听着身后传来脚步声,不顾身上疼痛,颤抖着爬起来。
我并没有选择向邻居求救,或者说我连看都没看他一眼。
踉跄着步伐,我四处观察。
发现拐角处有个盲点,刚想要过去。
就被人拉走。
心一瞬间沉下去。
我拼命挣扎,背后那人用的力气也越来越大。
[华总?]
关门声响起的同时,熟悉的声音也传进我耳朵。
一瞬间卸了力气。
瘫软下去。
[霍青竹?]
我没力气回头。
男人捂着头,走到我面前蹲下。
[是我,你没事吧?]
我摇了摇头。
霍青竹给我递了瓶水。
喝了几口,干涩的嗓子终于恢复。
我像是脱力一般,双腿疲软,站不起来。
霍青竹扶着我去到沙发。
[你也住这啊?]
他点了点头,有些不好意思。
[对,我之前主动去H9找你合作也是听邻居说你是那的老板。]
[不然,我不敢,有点...社恐。]
我突然发现他还穿着家居服。
察觉出不对,我欲言又止。
霍青竹是个聪明人。
[我刚才就是想去找你的。]
找我?
看出我的疑惑,他耐心解答。
[我回来的时候路过你家门口,看见有个男人拉着一个行李箱鬼鬼祟祟的。]
[之前又听邻居提过一嘴,说你是单身独居,我就觉得奇怪。]
[而且他好半天才打开门,我更觉得不对劲。]
[怕你在家有什么危险,想着过去看一眼。]
话音刚落,敲门声响起。
短切急促。
刚刚缓口气,心又被提起来。
门外的人似乎急了,开始用了力气,声音又重又响。
确定恢复了力气,我四处看了看。
直接去厨房抽出一把菜刀。
霍青竹按住我,晃了晃手机,上面显示110。
我贴上猫眼。
外面一片漆黑,应该是被堵住了。
下一秒,我的心咯噔一下。
那是一只眼睛,他在朝里看。
接着,那人全貌露出。
一瞬间,我的火从脚底板升到脑瓜尖。
后退几步,猛的拉开门。
门外的男人借着力冲进屋里,没站稳踉跄几步,脸上有些尴尬。
我把菜刀塞到一脸懵的霍青竹手里,顺手将他推远。
转身一记飞踹直接踹到男人身上。
[容森,你他妈纯欠揍!]
4
半个小时后,
容森鼻青脸肿的靠在墙角,霍青竹递给他一瓶药水。
我坐在沙发上,吃着霍青竹切的果盘。
看着容森那怨毒的眼神,我脸上满是鄙夷。
[你一个大男人,还私闯民宅,别说是刚才霍青竹及时解释清楚没报警,就算报警了,也得把你一起带走。]
容森气得发抖,脸肿的不行,话也说不出来。
我看着他这幅样子,突然有些解气。
原身被强取豪夺成为他的情人,死也是因为他而死,凭什么现在他挨一顿打不行?
[霍青竹,过来。]
他脸上带着疑惑,还是走到我身边。
我起身按着他坐下。
[药给狗喝了也不给他。]
霍青竹没出声,捏了下发红的耳垂。
敲门声再度响起,我烦躁的皱眉。
打开门,是金思思。
一进屋哭天喊地的,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感情多深厚。
[闭嘴,赶紧带他走,不然我连你一起打。]
我的威胁很管用,很快两人消失。
我和霍青竹道了声谢,也离开,他不放心硬是陪着我回去。
重新打开门,房间还是那样,屋子里的血腥味倒是没散掉。
想到之前容森是在卧室,我鼓起勇气,迈开步子。
越靠近,血腥味越浓重。
门是关着的,我攥紧拳头,给自己做心里建设。
没想到一只手抢先一步搭上门把手。
骨节分明,青筋隐现。
还挺漂亮。

还有 68% 的精彩内容
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
支付 ¥2.99 继续阅读
  • 序言:七十年代末,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,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,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,老刑警刘岩,带你破解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141,714评论 1 298
  • 序言: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,死亡现场离奇诡异,居然都是意外死亡,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,发现死者居然都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60,817评论 1 254
  • 文/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,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,“玉大人,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。” “怎么了?”我有些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,456评论 0 211
  • 文/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,是天一观的道长。 经常有香客问我,道长,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? 我笑而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,811评论 0 174
  •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,我火速办了婚礼,结果婚礼上,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。我一直安慰自己,他们只是感情好,可当我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48,501评论 1 252
  • 文/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。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,像睡着了一般。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。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,一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,648评论 1 173
  • 那天,我揣着相机与录音,去河边找鬼。 笑死,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,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。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,决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0,305评论 2 267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,长吁一口气:“原来是场噩梦啊……” “哼!你这毒妇竟也来了?”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,我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,107评论 0 165
  •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,窒息,最后皮肤化为焦炭。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,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,870评论 6 228
  • 序言: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,失踪者是张志新(化名)和其女友刘颖,没想到半个月后,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,经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2,441评论 0 213
  •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,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…… 初始之章·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29,211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,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。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。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0,531评论 1 225
  • 白月光回国,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。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。[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,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。]我...
   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,189评论 0 31
  • 序言: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,死状恐怖,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,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,我是刑警宁泽,带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27,074评论 2 213
  •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,位于F岛的核电站,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,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。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,却给世界环境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1,433评论 3 204
  • 文/蒙蒙 一、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。 院中可真热闹,春花似锦、人声如沸。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“春日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596评论 0 8
  • 文/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。三九已至,却和暖如春,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,已是汗流浃背。 一阵脚步声响...
   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,953评论 0 164
  •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,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…… 1. 我叫王不留,地道东北人。 一个月前我还...
    沈念sama阅读 33,423评论 2 230
  • 正文 我出身青楼,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,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。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,可洞房花烛夜当晚...
    茶点故事阅读 33,515评论 2 229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